歐洲觀點立場與
美國知名記者的公開信 「壓制、審查和意識形態的同質化趨勢普遍困擾著全國新聞界,我與他人共同創辦的媒體也被吞噬, […]

美國知名記者的公開信

「壓制、審查和意識形態的同質化趨勢普遍困擾著全國新聞界,我與他人共同創辦的媒體也被吞噬,最終導致我自己的文章被審查。」

這是國際知名美國記者,格倫-格林沃爾德,離開自己創辦媒體所寫的公開信:

「今天,我向The Intercept發出了辭職信,這家新聞機構是我與Jeremy Scahill和Laura Poitras在2013年共同創辦的,同時也向其母公司First Look Media發出了辭職信。」

「最後,讓我沈澱的原因是,The Intercept 的編輯違反了 #我的編輯自由 的合約權利,刪掉了我本週寫的一篇文章,拒絕發表,除非我刪除所有批評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部分。而這個候選人得到了所有參與這次打壓工作的紐約Intercept所編輯的強烈支持。」

「這篇被審查的文章根據最近披露的電子郵件和證人證詞,對拜登的行為提出了批評性問題。這些Intercept編輯並不滿足於簡單地阻止在我共同創辦的媒體機構發表這篇文章,他們還要求我不要行使單獨的合約權利,不得在任何其他出版物上發表這篇文章。」

「對於他們不同意我對拜登這一證據所顯示的觀點,我並不反對:作為避免被審查的最後一搏,#我鼓勵他們通過自己寫文章批判我的觀點,#讓讀者決定誰是對的,#這是任何一家自信而健康的媒體都會採取的方式,來播出他們與我的不同意見。但是,現代(有些)媒體不會播出不同意見,而是將其壓制。所以,對我的文章進行審查,而不是參與其中,是這些支持拜登的編輯們選擇的道路。」

「被審查的文章很快就會發表在這個頁面上,我今天早上發給First Look Media總裁 Michael Bloom 的辭職意向書發表在內文。」

「從現在起,我將在Substack上發表我的新聞作品,包括我的好朋友、偉大的無畏記者馬特-泰比在內的眾多其他記者都來到這裡,以便在全國主流媒體日益壓抑的氛圍中自由地從事新聞工作。」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我自願犧牲一個大機構的支持和有保障的薪水,換來的只是一個信念,即有足夠多的人相信獨立新聞的美德和自由言論的必要性,願意通過訂閱來支持我的工作。」

「像任何一個有年幼孩子、家庭和眾多義務的人一樣,我這樣做時有些惶恐,但也堅信沒有其他選擇。我知道我允許任何機構審查我想說的話和相信的東西,我晚上睡不著覺--尤其是我與人共同創辦的一家媒體,其明確目標是確保這種情況永遠不會發生在其他記者身上,更不用說我了,更不用說因為我寫了一篇文章批評一位強大的民主黨政客,在即將舉行的全國大選中得到編輯們的強烈支持。」

「但導致我被自己的媒體審查的奇異景象的病態、非自由主義和壓抑心態,絕不是《攔截者》所獨有的。這些病毒幾乎污染了所有主流的中左翼政治組織、學術機構和新聞編輯室。十五年前,我開始寫政治文章,#目的是打擊媒體的宣傳和壓制,而且--不管其中的風險有多大--根本無法接受任何情況,無論多麼安全或有利可圖,迫使我將我的新聞報道和自由表達的權利交給它令人窒息的約束和教條式的命令。」……

DeepL.com 輔譯原文如下:
https://greenwald.substack.com/p/my-resignation-from-the-intercept

歐洲觀點立場 如附圖,補充如下:

  1. 歐小編可以自己決定發文引用的媒體來源,無需考慮讀者反應。
  2. 讀者如不認同分享內容,歡迎提出反對論述與觀點。
  3. 請勿用來源媒體的顏色跟屬性來批評內容,甚至批評發文的小編,自由的讀者會有自己的思辯與判斷能力。
  4. 討論請理性,並只要針對內容討論,切勿進行人身攻擊。
  5. 不認同歐觀者,請自行退讚離開。
  6. 期望勿用莫需有的理由去檢舉,影響其他讀者的閱讀權。
  7. 小編時間有限,會使用電腦輔助翻譯,電腦輔譯錯誤難免,煩請比電腦聰明的各位協助修正。

感謝各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