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會想擺脫鈉粹時代只用日耳曼人名的拼音系統嗎?
Duitsland wil af van fonetische spelling met enkel "Ger […]

Duitsland wil af van fonetische spelling met enkel "Germaanse namen" uit de nazitijd


德國巴登-符騰堡州希望全國能擺脫1934年代,納粹政權推行的發音拼寫系統。當時,所有使用猶太人名的地方都被日耳曼語發音的術語所取代。


德國的猶太組織對這一結果感到滿意,但德國聯邦機構尚未批准。


你知道的:有時要在電話裏拼出名字,你總是用已知單詞的第一個字母。例如 Jordanië 的J、Oslo 的O、Sierra 的S(De J van Jordanië, de O van Oslo en de S van Sierra),這樣旁人很容易明白我的名字是怎麼寫的。


你也可以自由選擇,但在大多數國家,它是標準化的,讓每個人都能理解。


許多西方國家使用現在北約聯盟使用的美國系統。一個例子: 北約 NAVO則被拼成 November,Alfa,Victor Osca。(NAVO wordt dan gespeld als November Alfa Victor Oscar.)


德國有自己的體系,這就是鞋子的夾縫(knelt het schoentje? )。


1934年,這一制度被納粹政權 “侵吞”。所有猶太人的名字都被日耳曼人的對等名字所取代。於是,Samuel 的S變成了Siegfrie (齊格弗里德),David 變成了 Dora ,Zacharias 成了 Zeppelin。


戰後,其中一些變化被縮減了,但該系統基本保持不變,許多德國人仍繼續使用舊系統。德國許多人認為,現在必須改變這種狀況。


骨子裡的反猶態度


為貓敲鐘的是德國南部巴登-符騰堡州的反猶太主義監察員邁克爾-布盧姆。根據他的說法,現在是時候放棄納粹的拼寫系統了,尤其是現在人們對猶太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厭惡感越來越強。


布盧姆在接受電台Deutschlandfunk採訪時說,這種古老的納粹制度被使用了這麼久,這本身就 “證明了德國人深深的反猶主義和種族主義態度”。


布盧姆希望盡快回到20世紀20年代威瑪共和國的舊制度,所以能延用猶太人的名字,但這也是暫時的。


到2022年,他希望建立一個基於中性城市名稱的新系統,讓所有人都知道。德國的猶太社區對這些計劃感到非常滿意。


然而,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在德國,DIN機構從小到大都嚴格監督標準和標準化工作。DIN是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德國標準協會)的縮寫,因此,應商定一個新的語音拼寫模式。隨後,德國公民是否會改變自己熟悉的代碼,屆時還需要確定。


原文:VRT.be

輔譯:DeepL.com/Translator

附圖:Thanks to Mert Kahveci @mertkahveci for making this photo available freely on Unsplash 🎁

https://unsplash.com/photos/0NYS4Wgf7y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