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台灣科技乖乖報導
The 'good luck' snack that makes Taiwan's technology be […]

The 'good luck' snack that makes Taiwan's technology behave

讓台灣科技表現良好的 “乖乖 “零食


在台灣,椰子味的玉米脆片(乖乖)被視為確保高科技機器乖乖合作的好運符。但為什麼呢?


玉米脆片在辦公室文化中扮演著神聖的角色。它們是午間的完美補充,也是清淡的三明治午餐的小食,或者是在會議過後的用餐時間,讓我們繼續前進的燃料。



但在台灣,有一種特殊品牌的玉米片不僅能緩解飢餓感,而且還能讓人感到安心。島上的許多機器—從提款機到無線電基地台—似乎都依靠綠色袋裝的奶油椰子口味玉米脆片來保持最佳狀態。


人們把這些脆片看作是護身符—或者說是好運符—如果使用得當,就能確保技術性能良好,不會出現故障。他們將這種被稱為 “Kuai Kuai “(乖乖)的簡單零食袋放在島上許多實驗室、銀行甚至醫院的重要機器上或周圍,以確保機器能繼續工作。


但是,這種美味的產品為什麼會有近乎神話般的保護作用,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供應著世界上大部分的半導體,人們到底為什麼會相信它呢?


做個乖小孩


沒有人完全清楚,到底是什麼時候,也沒有人知道綠色包裝袋的”乖乖”脆片是如何被視為象徵性的科技馴獸師,僅僅是它的存在就能讓電子產品乖乖站隊。1968年,廖景剛(音譯)和他的兒子斯賓塞(音譯)成立了乖乖公司,這個團隊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維持他們的主業—一家醫藥進口和製造公司在淡季時的忙碌,於是他們開始製作零食和糖果。

「乖乖是專門為賣給孩子們而設計的。那時候,市場上還沒有這樣的產品。」廖艾琳說,她是斯賓塞的女兒,也是公司現任總經理。但是,這一切都改變了,因為這個名字在國語和台語中都是’乖’或’好’的意思的玉米片,吸引了一位研究生的目光。


這名學生是做IT的,他的故事被口口相傳,乖乖的傳奇就此誕生了。


「很顯然,這一切都始於這個研究生,他正在寫論文,他的電腦一直在當機。於是,他就有了一個想法,他的設備可能需要一個護身符。」她說。


幸運符在台灣社會的任何行業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所以這位學生認為他需要一個幸運符是可以理解的。而使用一袋綠色的乖乖脆片,背後本來也是有邏輯的;這個名字是對的(’要乖’),而且人們普遍認為綠色是’行走’的代名詞,就像在紅綠燈上一樣—所以學生把這袋東西放在了電腦上。「接下來,他的電腦就能正常工作了,他能及時完成論文。」廖曉明說。


但是,連廖老師都說,她不得不在網上追查乖乖從兒童零食到科技馴獸師的蛻變故事,因為她只聽過第三手資料。據她所知,這個學生是做IT的,他的故事被口口相傳,乖乖保平安的傳說就這樣誕生了。


該公司表示,它並沒有宣傳其產品的科技保護屬性。「這個故事是有機地成長和發展起來的,[這意味著]來自不同行業的不同人能夠把他們自己的解釋放到他們認為袋子應該如何使用,」Liao說。一個例子是—除了用於現金機、辦公機器和影印機外,台灣各地的醫院也在使用乖乖包,以維持呼吸機等關鍵機器的運轉。


在無線電發射站也能找到它們。從上世紀90年代起就斷斷續續在台北國際社區廣播電台工作的工程師Lionel Leng不記得這種做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更不知道是誰開始的。但他說,他之所以開始使用乖乖脆片,是因為他看到其他行業的人這樣做。「我看到他們用袋子做的事,然後我會問其他工程師是什麼,他們會說,「哦,那些是乖乖’,意思是’乖乖聽我的’或’服從’,所以機器會這樣做。”


遵守規則


雖然乖乖在科技工作空間中的作用是有機地發展起來的,但這種脆片的使用卻受到一套硬性規定的約束。乖乖包裝袋可能有三種顏色—另外兩種是黃色代表五香,紅色代表巧克力—但大家都知道,只有綠色包裝袋可以在機器上使用。「黃色和紅色都是表示小心和警覺的顏色。」Leng解釋說。


這些袋子過了有效期也不能作為護身符使用,所以Leng說,這些袋子通常每年都會換兩次—一次是在農歷新年開始時,通常在2月左右,另一次是在7月的鬼節期間。免得你認為你可以擺脫展示空袋乖乖,科技界的人說,這種零食不應該被食用,否則你在技術上會使它的保護性保修失效。


而且不僅僅是科技領域依賴這些好運符,廖愛蓮(音譯)說,當表演藝術家到海外演出時,一袋乖乖也會進入海外,他們需要確保他們的設備得到保護。


當擁有光子技術高級學位的Peter Hsu在大學攻讀研究生學位時,他說在實驗室里可以找到一袋乖乖。「我真的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這一點[袋子能讓高科技不至於壞掉的想法],但大家都這麼做,因為這無關緊要不痛不癢。」他說。


模糊神秘的力量


台灣首屈一指的研究機構—中央研究院,甚至還能找到愈來愈多的乖乖。專門研究社會心理學的研究員丁仁傑(音譯)證實,該研究所的技術人員從2002年起就開始擺放乖乖布袋。為了防止鼠類的侵害,這些乖乖袋本身也是被放在箱子裏保護起來的。


隸屬於民族學研究所的丁志明(音譯)認為,使用乖乖反映了幾個趨勢:這種做法是每個人都想嘗試的事情,它不會因為別人都在做而被視為不合邏輯,而且這是一種大家都在進行的儀式,因為大家真的擔心沒有袋子,機器可能真的會壞掉。」「有的人可能相信,有的人可能不相信,但我們相信在可信和不可信之間有很多模糊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繼續做下去的原因。」他說。


Irene Liao很感激她的父親和祖父的遺產被台灣的勞動力如此敏銳地欣賞,特別是相信脆片作為技術語者的力量幫助品牌經久不衰。「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零食品牌可以成為一種文化現象的地方。我無法看到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發生。」她說。


儘管她認為,購買的脆片只有一小部分被真正吃掉,但她並不打算吝嗇製作乖乖的原料質量,因為正如她所說。「它們是用來吃的。」


原文:https://www.bbc.com/worklife/

輔議:DeepL.com/Translator(免費版)

附圖:https://serendipity1170.wordpress.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