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BBC台灣柔道報導:
台灣柔道班暴力事件導致7歲兒童昏迷 Violent judo class in Taiwan leaves s […]

台灣柔道班暴力事件導致7歲兒童昏迷

Violent judo class in Taiwan leaves seven year old in a coma


一個男孩在柔道訓練中被教練和同學重重摔在地上27次,為自己的生命而戰,這一事件震驚了台灣—但它也突出了批評者所說的對虐待兒童視而不見的文化。


偉偉(音譯)*是一個生活在台灣的典型的七歲男孩。


他是超級瑪麗的粉絲,喜歡運動,曾經在田徑比賽中獲得第三名。

4月,他說服他的家人,他想嘗試一下柔道課。僅僅兩個星期後,這些課程就是他躺在昏迷中的原因,即使他能活下來,也可能繼續處於植物人狀態。

一段令人不安的影片顯示,他在練習柔道時被一位年長的同學扔在墊子上。

隨著課程的繼續,人們聽到他尖叫著 「我的腿」、」我的頭 「和 「我不要!」但他的教練一直命令他站起來,並告訴那個大男孩繼續扔他。

當偉偉無力起身時,比他大得多的教練把他抱起來,也把他扔了好幾次。有一次,孩子嘔吐了,但 “訓練 “並沒有停止。


他的家人說,他總共被扔了27次以上。

偉偉最終昏迷過去,被送往醫院,醫生發現他出現了嚴重的腦出血。他現在處於昏迷狀態,靠生命維持。

「我仍然記得那天早上我送他去學校的情景,」他的母親說。

「他轉過身,說:’媽媽再見’。到了晚上,他已經變成了這樣。」


權力和虐待

這名教練已年過六旬,只知道他姓何(音譯),因涉嫌過失造成嚴重傷害而被拘留接受調查。據台中地區法院稱,他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

區檢察官在審訊後最初釋放了他,接受了他的解釋,即發生在偉偉身上的事情是 “正常訓練 “的一部分。

但在孩子的家人召開新聞發佈會後,法院表示,有證據表明教練可能犯下了嚴重的罪行,而且存在與證人串通的風險,因此法院批准了檢方的請求,將其單獨監禁—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律師外,個人不得與任何人接觸。


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沒有人阻止教練?

專家表示,偉偉的案件帶來了令人不安的問題,凸顯了台灣對兒童和學習態度的深層問題。

柔道館裡有成年人目睹了所發生的一切,包括偉偉的舅舅,據說他拍攝了這段影片,向小男孩的母親表明柔道可能不適合他。

「在東方,期望孩子們承受困難和服從權威是很常見的,」人文教育基金會的執行董事喬安娜-馮(音譯)說,該組織多年來一直遊說結束體罰和虐待兒童。


「在我們的文化中,教師被當作真正偉大的人。」

這種對教師的服從和敬畏的態度如此之深,以至於它可以解釋為什麼當時在場的成年人—包括孩子的舅舅—都沒有質疑教練的權威,儘管他發出了尖叫。

偉偉的母親後來告訴記者,他的舅舅對 「發生的事情感到很可怕」。

馮女士說:「他們可能在想,既然教練要求這樣做,我就不應該反對教練的要求。」「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這種反應和心態的例子;甚至在嚴重的情況下。」

例如,在一個事件中,一個被拍到被戲曲老師多次踢肚子的學生的家長不僅為教練辯護,還為給他帶來麻煩而道歉。

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體操教練被拍到在泰國參加比賽時,打了一名學生的耳光,並拉住另一名學生的馬尾辮,導致她向後倒下,但沒有人對他提出投訴。


學校中的體罰

校園和諧促進會是一個致力於制止體罰的家長團體,該協會主任王彥書說,這種(對體罰的)沈默與台灣的文化有很大關係。

「我們的文化導致許多人沒有充分尊重兒童的權利。」王女士說:「現在比以前好多了,但台灣在人權這方面確實落後於其他發達國家。

2019年,台灣教育部記錄了625名學生在學校受到體罰的情況。

雖然自2007年以來,台灣已經禁止打學生,而且體罰已經穩步下降,但這種做法仍然存在,而且容忍體罰的態度也很普遍。

「如果成年人對彼此這樣做,那肯定是個問題。我們怎麼能對孩子們這樣做呢?」她說。「這表明我們仍然認為兒童的權利不像成人的權利那麼重要。」

Hank Hsu,其十幾歲的兒子據稱在一年內幾乎每天都被他的老師毆打和辱罵,他說偉偉的案件勾起了他和妻子在2017年的痛苦回憶,那一年他和妻子得知他們的兒子一直在遭受虐待。

「他會把我兒子拉出教室,用管子或棍子打他,或者用膝蓋踢他,」徐先生說。

「他還經常讓我兒子在教師辦公室外面下跪。校長和其他老師看到了這一點,但沒有做任何事情。」

教育部告訴BBC,它建議學校和教師不要使用體罰,對身體或精神造成傷害的教師可以被停職1至4年,或被解雇,或被終身禁止擔任教師。

然而,在現實中,大多數教師只是被記過或短期停職,很少有人被開除。許先生兒子的老師被記過並處以小額罰款。


虐待文化始於家庭

許先生說,司法系統也傾向於支持教師。在他兒子的案件中,檢察官沒有指控老師造成傷害,認為家人必須證明他的傷害與虐待有關。

徐先生補充說,學校的一些家長就把責任推給了他,說什麼:「你沒有教好你的孩子。他為什麼不做功課?」

事實上,在整個亞洲,父母以嚴厲的方式管教孩子的情況並不少見。在台灣,一些父母因為孩子考試分數低而打他們。

去年,台灣的衛生和福利部收到了12,610起虐待兒童的報告,其中大部分發生在家裡。

然而,許多案件沒有被報告,因為人們認為應該嚴格管教兒童,這樣他們才會學習。

台灣人仍然沒有對這個問題給予足夠的重視,甚至保持沈默,」王女士說。

教育部說,它現在已經要求地方政府和體育協會加強對體育團體的監督,並提高對體育安全的認識。

但批評者說,偉偉的案件暴露了系統中長期存在的漏洞--儘管該教練沒有執照,但當地柔道協會仍允許他授課,該協會經營的工作室沒有受到政府的充分監督,而且沒有教育公眾認識到所有形式的虐待都是不可接受的,以及在看到虐待兒童的行為時進行干預。

「面對這一事件,肇事者必須承擔責任,旁觀者也必須承擔責任,系統必須承擔責任,」人文教育基金會在一份聲明中說。「政府有責任讓人民知道:保護兒童,人人有責!」


他們補充說,不應該需要一個孩子受重傷才能帶來改變。

「我們需要教育成年人真正尊重和保護兒童,」馮女士說。@這是政府的責任。政府和社會需要重新評估自己。」


原文: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6967974

輔譯:DeepL.com/Translator(免費版)

附圖:Thanks to Macau Photo Agency @macauphotoagency for making this photo available freely on Unsplash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