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不歡迎家族成員進來但戀人可以,這會不會太奇怪了?

'Families van buiten de EU zijn nu niet welkom, geliefden wél. Dat is bizar'

為什麼異地戀的戀人可以免於歐盟入境禁令,但歐盟以外的近親親屬卻不能探望?一群外國籍荷蘭人想從司法和安全部部長Grapperhaus那裡知道這些。

因為武肺危機,歐洲以外的人不被允許進入歐盟,這個禁令已經超過8.5個月。不過,在過去的幾個月裏,頂級運動員、受歡迎的人氣者、商界人士和記者等都有例外。

公民倡議 “歐盟以外的家庭,我們想你”,認為這不公平。該集團認為,由於入境禁令無限期適用,這也侵犯了《歐洲人權公約》中的家庭生活權。作為一項抗議行動,該團體向司法和安全部移交了328幅兒童畫。

巴薩克-曼德斯的父母住在土耳其,比如,還沒能抱上剛出生的孫子。

「我們在生產過程中一直得不到他們的支持。」發起人安德烈亞-莫拉萊斯說:「目前有人可以去荷蘭談三個月的戀愛,但我和母親長達33年的戀愛顯然比不上。「如果我成功為我母親安排了一個荷蘭人的火柴人約會,他們見了兩次面,她就可以來了。」

可能的例外情況

司法部通知,歐盟入境禁令的例外情況必須從公共衛生的角度進行解釋。從答覆中看不出這種評估到底是如何進行的,適用什麼標準。該部寫道,對於一些家庭成員來說,可以例外。比如說,如果祖父母與他們相依為命。

該部表示,荷蘭遵循歐洲領導人制定的規則,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放寬規則。「歐盟已經達成協議,成員國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其領土,超出這個歐盟名單。必須在歐盟一級討論並通過對條件的調整。」

「如果純粹是怕國外的污染,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例外?」

據莫拉萊斯介紹,也有辦法為阿公阿嬤安全地安排一個例外。如到達後必須在酒店或家中隔離,或立即進行武肺檢測。「如果純粹是怕國外的污染,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例外?」

該小組特別提請注意入境禁令對一些家庭的影響,這些家庭中的一些人住在歐盟以外,另一些人住在歐盟內部。

獨自一人

像俄羅斯人Ekaterina Girbasova(42歲),帶著4歲的雙胞胎住在Rijen。她在電話裡告訴我們,她的荷蘭丈夫3年半前去世了,他的家人斷了聯繫。

「以前,我的父母和朋友從莫斯科趕來幫忙。但現在我是一個人。荷蘭對我來說還是有點 “陌生”,因為我只在那裡生活了四年。我帶著兩個兒子忙得不可開交,只能在他們上學的時候工作。」

吉巴索娃可以帶著孩子去俄羅斯旅遊,但希望孩子們能去上學,學好荷蘭語。「我現在很難受,以後生病了怎麼辦?誰來照顧我的雙胞胎?」

他們就此向歐盟和荷蘭政府發函。正如瑪麗亞-佩雷斯(37歲)給格拉珀豪斯部長寫了幾封信一樣。「我是一個科學家,我想看看這個政策所依據的數據。昂但他們都說自己的問題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回答。

「比如說,如果我爸媽有西班牙護照,他們就可以來。」

佩雷斯出生在厄瓜多爾,在荷蘭生活了8年,擁有荷蘭國籍。她最後一次見到父母是在一年半前。

「我的故事不像其他一些人那樣戲劇性。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時間要思念父母,那你就會很傷心,很焦慮。我也覺得被歧視。比如說,如果我爸媽有西班牙護照,他們就可以來了。」

兒童監察員承認這個問題,但認為必須首先為父母一方或多方居住在歐盟以外的荷蘭兒童找到解決辦法。比如,今年夏天《兒童新聞》講了這樣一個故事:12歲的蘭博德已經半年沒有見到來自伊朗的父親。

兒童監察員Margrite Kalverboer寫道:「使兒童能夠定期見到居住在歐盟以外的父母的政策是第一優先。」「此外,對於其他家庭成員,比如阿公阿嬤,一定要有政策。因為它們對孫子的幸福和發展前景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原文:NOS.NL

輔譯:DeepL.com/Translator

附圖:Thanks to Kevin Delvecchio @kevindelvecchio for making this photo available freely on Unsplash 🎁

silhouette photo of five person walking on seashore during golden hou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