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中國公民記者變成中國政府新敘述

Veroordeling Chinese burgerjournalist 'hoort bij het nieuwe verhaal van China'

在中國武漢市的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處拍照、錄影和直播,將使37歲的張展被關進牢房4年。張某原本是做律師的,她的報導”涉嫌引起動蕩”,傳播”虛假”新聞。

有了這個信念,中國(政府)似乎想保持對資訊流的控制,並威懾其他同樣的人。「但這肯定是中國(政府)想要講述新故事的一部分,」(駐)中國記者 Garrie van Pinxteren 說。「中國應對病毒的故事很理想(化),在疫情發生之初(中共)沒有犯錯。每個人都應該感謝中國政府和共產黨,中國才得以幸免於現在對其他國家的厄運。」

世界衛生組織(WHO)即將派人到武漢調查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來源。伊拉斯謨醫學院的病毒學家Marion Koopmans是該團隊的一員。中國已經任命了自己的研究人員,並表示願意合作。

「但我認為中國的合作是出於其他原因,」範平斯特倫說。「他們希望(證明)病毒最終不是來自武漢,希望用研究來消除病毒來源於武漢的印象。而且中國沒有虐待野生動物,市場也不是主要問題。」一般認為,武漢某市場的冠狀病毒已經轉移到人類身上。

37歲的張展口袋裏放著一部手機,2月初就前往武漢,當時武漢實行的是嚴厲的措施。她想抓住這種情況,拍攝空曠的街道、公共空間。她還在醫院拍片,晚上去火葬場。這些畫面出現在社群媒體上。當她在中文網站上被查封後,張展轉戰Twitter、YouTube等國際社群平台。

「張某提供的資訊並沒有被中國視為百分之百的證據,禁止散布謠言。」範平斯特倫說。「而且,在中國你不能自稱平民記者,因為記者是受”保護”的職業。你不能只做新聞工作。你在這裡只有得到政府的”許可”才是記者。沒有像荷蘭那樣的新聞自由。」

絕食罷工

張某自己卻不這麼看。她在法庭上說,她的活動屬於言論自由。幾個月以來,她一直在絕食抗議。

她的健康狀況已經惡化,範平斯特倫說,她和律師談過幾次。「她似乎不願意停止絕食,律師說。判決時,張某坐在輪椅上。她的體重下降了很多,正在接受強制餵食。判決時,她幾乎沒有反應,據律師說,沒有看到明顯的面部表情。」

張某的律師告訴路透社記者,她很可能會上訴。「如果他們這樣做,可能性不大。如果這裡有起訴書,有99%的可能性會被定罪。沒有公正、獨立的司法,(中共)上級法院也不會做出其他的判決。」

法庭外的同情者

儘管在批評政府的言論中建議謹慎,但張某還是得到了支持。在社群媒體上,中國人發自拍,上面拿著寫有'釋放張展'的牌子或紙。此外,一些同情者還在上海站到法庭大樓面前,受到嚴格把關。其中一人告訴路透社記者,「我來到這裡,想看看她,但我不能。」

在中國之外,也對這一判決產生了震驚的反應。例如,人權組織大赦國際為張展建立了一個行動。聯合國人權專員在這條推特上做出了回應。

聯合國人權組織

@UNHumanRights

#我們對公民記者張展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深表關注。我們在整個2020年向當局提出了她的案件,作為與#COVID19相關的過度壓制言論自由的一個例子,並繼續呼籲釋放她。

判決的時間似乎並不完全是巧合,範平斯特倫繼續說道。「每年聖誕節到除夕之間都會處理敏感案件。他們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外國媒體對他們進行大量的關注。」

張某是第一個被判刑的民辦(公民)記者。還有包括方斌、陳秋實、李澤華在內的其他民間記者,都沒有再在公開場合露面。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否會被起訴。

原文:https://nos.nl/l/2362362

輔譯:DeepL.com/Translator

One thought on “譴責中國公民記者變成中國政府新敘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