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川普行動表明:”社群媒體已成言論自由的仲裁者”

Trump-boycot toont: 'Sociale media scheidsrechters over vrije woord'

繼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Snapchat之後,唐納德-川普也在本週被暫時禁止使用其YouTube賬號。一個世界領導人不能再在所有這些社群媒體平台上分享信息,這是前所未有的。

推特是唯一一個永久刪除美國總統帳號的機構。該公司證實,其他國家元首的信息已被刪除或他們的賬號被暫時封鎖,但川普是第一個在這些規則出台後不允許返回的人。其餘平台則暫時禁止發佈消息。

不管這抵制是否合理,它還引起了這些公司對公眾辯論和言論自由的影響有多大的問題。

例如,德國總理梅克爾本週稱封鎖川普很有問題”。她認為,只有司法機關和立法機關才應該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而不是一個社群媒體平台的管理層”。

NOS3 上解釋了唐納德-川普,我們也仍然注意到一個25年前的法律。

唐納德-川普和自由網繼網路

隨著一個按鈕的按下,總統失去了對推特上8800萬粉絲的直接訪問。Facebook上的3500萬粉絲、Instagram上的2400萬粉絲和YouTube上的270萬粉絲暫時不會收到川普的任何新文章。這是一個多年前無法想象的決定,政治傳播學教授Claes de Vreese(UVA)解釋道。

「長期以來,這些公司都說:我們不是為了內容。但他們現在轉而暫停賬戶,不管是暫時還是其他,都非常引人注目。」

技術和法律(UU)副教授Stefan Kulk將其描述為新的篇章。「來自美國的幾家私營公司正日益成為你在網路上能不能說話的仲裁者。」

呼籲暴力(?)

巧的是,科技公司在對國家監委會的回應中,卻與此相矛盾。例如,Facebook表示,它 「不是由私人公司來決定基本的、民主的價值。但必須強調的是,我們確實刪除了政客們可能造成傷害、阻礙選民投票或存在仇恨言論的內容。」

根據Facebook(也是Instagram的所有者)的說法,這一界限是川普在華盛頓特區國會大廈暴動期間屢屢觸犯的。推特將這個理由稱為川普被撤職帳號的原因。基於1月8日的兩條推文,該公司裁定,”大概”激發他人的”暴力”,就像佔領國會大廈一樣。

在這段影中,你可以看到支持川普的和平抗議是如何變成衝擊美國議會的。

谷歌(YouTube的所有者)也在回應中表示,川普煽動了暴力。在這樣做的時候,和所有用戶一樣,採用三階制。也就是說,他一個星期內不允許上傳任何東西。如果是第二次犯規,那就是兩個星期的時間。90天內有三次犯規,賬號將被刪除。

在暴力衝擊國會大廈後,著名的民主黨人立即呼籲禁止總統使用社群媒體。就像Twitter本身的300名員工一樣。民主黨人和一些共和黨政客認為,川普煽動暴力佔領議會大廈。對總統的彈劾程序正在進行。

川普很難在社群媒體上挑戰封鎖。當這一天結束時,這些都是商業平台,他們可以決定他們將或不允許用戶做什麼,或是這種封鎖能持續多久。

「你可以想一想,這些公司是否能仔細衡量什麼是允許的,什麼是不允許的。」

Stefan Kulk,技術和法律副教授(UU)

支持者說:社群媒體終於對川普政府的 “另類真相 “採取了強有力的行動,但他的支持者認為這是審查。總統的長子艾里克-川普說:「言論自由已經死了。」

德弗里斯:「從結構上否定某人參與公開辯論的可能性是危險的,你必須認真思考。不管是7500萬人投票給這個人,還是他只有75個追隨者。」

鑒於權力

庫爾克稱,這種情況表明一些科技公司的權力有多大。「我們通過這些平台集體交流,給他們(流量)。但你可以質疑,這些公司是否可以仔細權衡哪些是允許的,哪些是不允許的。」

他認為,科技公司應該更加負責任,並指出這也是布魯塞爾的議程。

12月,歐盟委員會提交了兩份監管科技行業的立法提案。如果獲得通過,它們將賦予公司更多刪除有害內容的職責。另一方面,必須向發帖方解釋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並給發帖方提供上訴的機會。

原文:https://nos.nl/l/2364607

輔譯:DeepL.com/Translator(免費版)

100 thoughts on “抵制川普行動表明:”社群媒體已成言論自由的仲裁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