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漢爆發肺炎一年後真相仍不能曝光

Een jaar na Wuhan: 'De waarheid mag niet boven tafel komen'

在中國當局拒絕披露當時未知的肺部病毒真相的時期,他們是中國人民的耳朵跟眼睛。一年前,因為武漢肺炎,武漢市進入了封鎖狀態。當時報導的幾位公民記者至今仍然杳無音訊。

「我們發現,你能想到的東西,都有很大的缺口。」張毅(音譯)回過神來。他是一名儀器製造者,在疫情期間做了志願者。「我捐了三十瓶酒精,我原本是用來染色的。」他說。「另外,我還有一些SARS疫情時的防護服躺在身邊。現在這些都派上用場了。」


NOS駐中記者:Sjoerd den Daas

張志強(音譯)和vlogger方斌一起建立了幾個app群組,支持城市中需要幫助的人。在醫療系統已經內爆的時候,共享資訊。「比如說,看在哪個醫院排隊時間最短,在哪個藥店還能買到口罩。」張先生說。「我們也讓(中共)政府瞭解了無家可歸者的情況。直到一個月後,(政府)才為他們提供了庇護所。」

張展是最早報導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爆發的人之一。她現在已經被(中共)關起來了。她朋友們都很擔心。

中國公民記者向世界講述武漢肺炎:他們現在在哪裡?

和張先生一樣活躍在文化界的方斌,因一段在武漢某醫院清點屍袋的影片而成名。他帶著口罩和智慧手機,記錄了1月初的那個早晨,死亡人數增長的速度,以及醫療系統是如何內爆的。「他想做紅十字會的志願者。」張先生回憶說。「在去的路上,他路過醫院,拍了一個vlog。當他來到外面時,出事的麵包車裡有10名死者。」

這畫面,也沒有被有關部門忽視:不久後,該維權者就消失了。

近一年來,他沒有任何消息。「我們已經走訪了市裡的幾個拘留所。」張先生對此表示。「我們無法設法與他取得聯繫,我們得不到任何消息。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任何試圖說出真相的人都會被逮捕。

陳秋實也去了,把自己的發現分享到網路上,然後就消失了。據說這位前人權律師現在被軟禁在他的父母身邊。

此前因表達支持香港示威者而被拘留數月的張展,5月中旬在武漢的飯店接受了探訪。她被帶走後,以 “挑釁滋事 “的罪名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

「毫無根據,而且時間極長。」她的律師分析道。他已經被明確要求不接受國外媒體的採訪,這也是他匿名做故事的原因。「在中國,自由採集新聞是不可能的。」他說:「真相一定不能說出來。」他說的信念。「地方一級或上級系統的主管部門,都很害怕失去工作。任何試圖說出真相的人都會被逮捕。」

根據”記者專案委員會”(CPJ)指稱,去年年底,全世界有274名記者因工作原因被拘留。中國連續兩年在記者入獄最多的國家中居首:47名記者入獄。

幾個月來,國際媒體一直在歌頌中國在武漢肺炎方面的成功做法,用國外持續高污染率作為感激的參照值。在封鎖後的幾週內,當局迅速扭轉了局面,進行了嚴格的檢疫和大規模的測試。但相關市民也指出,在最初階段失去了寶貴的時間。

武漢的承包商李勇(音譯),對當局處理醫生李文亮的方式仍然很憤怒。在一個微信群裏,醫生早在2019年底就向同事們警告過一種當時未知的肺部病毒,這是一種類似於SARS的東西。隨後,受到了當局的責備。李某被指散布 “謠言”,從而危及 “社會穩定”。

不改變就沒有未來

幾週後,醫生自己也死於病毒。「他做了任何一個有健康良知的人都會做的事。」當時也是志願者的李勇說。「這裡的人沒有說真話的基本權利。」2019年底,大多數武漢市民還在毫無戒備地走在擁擠的商業街,他卻已經戴上了口罩。「我們經歷過薩SARS,已經認為這可能是一種類似的病毒。」

• 無論是在採訪前後,幾位消息人士都不得不與中國當局打交道,從訓斥到更深遠的恐嚇。李國慶(音譯)也知道與外國記者交談的風險。「但如果(中共)不改變的話,這種情況可能會在未來短時間內再次發生。」

原文:https://nos.nl/l/2365634

輔譯: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