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維族人在中共被駭照片中看到失聯妻子

維吾爾族人哈珊在來自中國的駭客照片中認出了他據信已經死亡的妻子

Oeigoer Hasan herkent zijn dood gewaande vrouw op gehackte foto's uit China

「喝杯茶或咖啡,保持冷靜,」那些記者說。維吾爾族人阿卜杜拉赫曼-哈桑(哈珊)(Abdurahman Hasan)在今年早些時候與英國廣播公司(BBC)聯繫時,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什麼打擊。有人告訴他,我們想給你看點東西。他說:「這是一個巨大的衝擊,」他說他面對他妻子的照片的那一刻,她被關在中國新疆省的一個監獄里。

「至少她還活著,」哈桑說,這張照片據稱是在2018年拍攝的。「人們告訴我她已經死了。」

他的妻子因什麼被判處16年監禁,仍然很模糊。煽動擾亂公共秩序,根據本週早些時候公佈的《新疆警察檔案》,是關於大量維吾爾人被拘留的條件的照片和文件集。這些文件是在聯合國人權專員巴切萊特開始訪問中國前不久公開的。

哈桑的母親已經70多歲了,也被拘留了。他繼續說,她被放在一個鐵椅子上,被折磨了15或16個小時。對她的指控也很難核實:在該地區自由收集新聞幾乎是不可能的。但這個故事與維吾爾人早些時候與NOS分享的證詞是一致的。

據報道,哈桑的母親已被釋放。現在住在阿姆斯特丹的哈桑說:「她回到了家裡,但不再戴頭巾了。」

米里古爾-穆薩還翻閱了本週早些時候新疆警方服務器遭到史無前例的駭客攻擊後出現的成千上萬張照片。「我一開始不敢看,害怕碰到我的兄弟或母親,」他說。穆薩住在挪威,在早些時候的一次洩密中,她的親戚和朋友的遭遇讓人感到驚訝。

她說:「他們是兩個表兄妹,老鄰居,我的老化學老師。他們的刑期差別很大。文件說,從 “宗教極端主義”(例如留鬍子)的5年,到 “擾亂公共秩序 “的11年11個月。」

「他們還是很幸運的,」穆薩嘆息道。從2019年開始,處罰力度更大了。」

她說,聯合國專員巴切萊特只要在街上走走,就能瞭解到定罪的規模。她說:「幾乎每扇門後面都有因為被逮捕而失蹤的人。」「閉上眼睛不可能看得到(真相)。」

鎖定城市

在穆薩的家鄉科納捨爾,2018年約有12%的人口被拘留。巴切萊特在自2018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的訪問中訪問了喀什地區,科納什赫也位於該地區。但自發的會議是不可能的,正式原因是武漢肺炎。

另外,自2019年以來的幾年中,有大量維吾爾人從再教育營中被釋放。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強行雇傭,或者被更嚴重地拘留了更長時間。巴切萊特將如何看待他們還不清楚。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公佈她的具體議程。本週從首都烏魯木齊傳來報告,該市的部分地區被封鎖。

「(中共)政府要確保不舉行未經事先批准的會議」,菲利普-奧爾斯頓知道。作為一名獨立的人權報告員,他曾多次訪問中國,包括為聯合國訪問。

他的僱員被嚴密監視:「當我的一個同事來辦理入住手續時,飯店房間裡有個人說他正在修理電話,」他說。「我敢肯定,高級專員房間裏的電話也被’修理’了。」然後,更嚴重的是,「我想說話的聯繫人被恐嚇,或遠離我。」

巴切萊特說,在這六天的行程中,調查是不可能的。阿爾斯通說,她還是去了,這很有價值。「它把中國,特別是新疆,置於聚光燈下。」

哈桑不服氣的說:「中國永遠不會向她展示東突厥斯坦的真實生活,」維吾爾族中的一些人稱新疆為東突厥斯坦。「如果我可以陪伴巴切萊特,我會帶她去看集中營。我已經進行了聯繫,但從未聽到任何回音。」

原文:https://nos.nl/l/2430517

輔譯: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