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來了-台灣經驗如何幫助世界面對現今疫情
自疫情以來,台灣的數位部長唐鳳,廣受各國邀約參與訪談,各國都注意到台灣在防疫表現的亮眼成績,除了英美日媒體,瑞士也有愈來愈多媒體關注台灣及唐鳳。

自疫情以來,台灣的數位部長唐鳳,廣受各國邀約參與訪談,各國都注意到台灣在防疫表現的亮眼成績,除了英美歐日媒體,瑞士也有愈來愈多媒體關注台灣及唐鳳。2021年1月,她接受瑞士電視台在NZZ health forum的採訪,倍受矚目。

2021年3月10日更接受世界公共衛生學會聯盟(World Federation of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s)的專訪,該聯盟位於日內瓦,與世界衛生組織有緊密的合作關係。執行長兼日內瓦大學的Bettina Borisch教授與唐鳳線上對談,內容涵蓋科技、政府職能與民主國家如何立法對抗疫情多有著墨,亦是台灣成功的防疫措施極大的推廣。

唐鳳與日內瓦Bettina Borisch 教授的線上對談畫面,照片翻拍於影片

全程以英語進行,本報導重點翻譯訪談內容,如下:

訪談引言武漢肺炎疫情已經進入第二年各國該何去何從如何與民眾溝通、應用數位化科技工具、如何保護個人隱私及如何保障全民的健康在民主國家是一個大挑戰。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唐鳳,來為大家說明台灣如何達成這樣艱鉅的任務。

您的多元身份,是一般人的偶像,駭客、企業家、政治家,甚至成為日本的Q版人物,非常少人有這樣的背景,可以在政府內工作。在公共衛生領域,保護個人自由及個人健康,是很難平衡的事。在台灣,如何達到這兩者的平衡?

唐鳳答: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不靠封城,仍然可以成功阻擋疫情。關鍵有二:我們要面對的不只是疫情的病毒,也要面對另一個無形的病毒,正是陰謀論的心理病毒。要讓民眾身體免疫,靠的是疫苗,但心理的免疫,靠的是幽默對抗假訊息(Humour over rumeur)的方式。在疫情之下,如何與民眾溝通,更顯重要。唯有靠著幽默風趣的方式,才能成功娛樂民眾,並且達到傳遞正確資訊的目的。

我們也跟溝通學的專家們研究討論,最後決定運用「柴犬」這樣的貼圖,能引起民眾的好奇,才會關注我們想發佈的資訊。

如果是由衛生部長示範洗手跟戴口罩,這很難引起民眾的共鳴,但如果我們用一隻可愛的狗來示範簡單的概念,例如:不要拿下口罩吃東西,連狗都知道應該樣做,大家看到照片及貼文,會心一笑。因為照片很可愛,大家會瘋傳分享,也就達到傳遞正確資訊的目的了。

疫情之下的資訊戰(Infodemic)很重要,很多政治人物開始在社群媒體貼文,有時傳遞的資訊(以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不是很正確。如果你不在台灣,你會如何應對這個疫情?

唐鳳答:如果我不在台灣,我會採取所謂的「台灣模式」,資料公開透明,讓每一個民眾不會因為陰謀論或假訊息而困擾,只要有一些受過資訊背景訓練的民眾願意自發性的參加「事實查核」這個行動,無數的資訊就會被查核過才轉發,會成為社會中的一股力量。每個人只需要兼職的做這件事,就夠了。

我們在日內瓦,這裡也是聯合國總部,在全球化的時代,各政府的管理與連繫變得很具挑戰,請問你的看法為何?

唐鳳答:我們是COVAX(COVID-19 Vaccines Global Access,新冠肺炎疫苗接種計畫)的一員,雖然我們不是聯合國或世衛組織成員,但我們還是想為國際社會貢獻一份力量。台灣的疫苗已經在第二期,所以未來量產時,也會協助生產。

此外,台灣在2003年曾經面對SARS的困境及管理上的困難,所以更值得分享我們在第一次面對疫情時的經驗與教訓。過去我們發生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不同調的狀況,或是人民因為恐慌而囤積醫療用品,導致前線醫護人士沒有足夠的醫療防護用品,而這些錯誤,使疫情變得更嚴重。

現在很多國家也面臨這樣的考驗,這些寶貴的經驗,可以提供世界上其他國家做為面對疫情時,該如何決策的參考依據。我們能提供世界參考的,不只是台灣面對疫情的高警覺性,我們的立法過程對於面對第二次疫情也很有幫助,這樣在以後面對新興傳染病時,不會於法無據。

台灣可以幫忙全世界。方常均攝

齊全準備以因應疾病,難道一定要經歷一場流行病,才能建立預防及立法的機制嗎?什麼是最齊全的準備方式?

唐鳳答:我覺得最齊全的準備方式,是一個行政體系有足夠的資源與充份的權力,我們不需要宣布緊急狀態,就能控制疫情。所有的行政體系在疫情開始之前都已經知道法律規範下該怎麼執行,如何修訂政策,當行政單位在執行措施時,已經依法有依據。

因為國家進入緊急情況時,許多行政人員或官員,可能會做出一些沒有科學依據的判斷與決定,這會導致疫情變嚴重。而在平常在沒有流行病時,立法單位有足夠的時間收集資料與準備,將會遇到的情境一一模擬,緊急狀況來臨時,方可派上用場。

所以每一步的立法準備都很重要,在流行病發生之前,就已經制定好「檢疫追踨、社交距離、勤洗手、戴口罩」等基本的防疫措施,不會讓民眾覺得很困惑。在病毒突變後,如果要規定更複雜的措施時,例如:面對氣膠傳染怎麼防範,會制定會嚴格的防疫規格,此時民眾也有足夠的知識了解為何要變更嚴格,而不會無所適從。

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如何以民主的方式來制定法律以面對疫情?

唐鳳答:台灣的立法委員,來自四個不同的政黨,他們都是由人民票選出來的。第一步,我們必需先讓這些立法委員了解基本的科學及知識,及制定這樣法律的重要性。因為這些委員平常跟民眾有基本的連結。例如:檢疫追踨系統,我們要收集民眾的個人資料,涉及到個人的隱私,我們只利用疫情之前已經收集好的數據,以健保卡為例,跟民眾溝通用健保卡買口罩並不困難,平常民眾都已經習慣這樣的制度。

很多民主國家都面臨人民隱私的挑戰,對於年輕的或歷史悠久的民主國家,你有什麼樣的建議,是否需要什麼樣的新民主機制?

唐鳳答:現在疫情之下,因為民眾的記憶猶新,是制定傳染病法律的最好時機,例如哪些個人資料是人民可以接受的。大家知道立法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全部的人,以利下次有全球大流行病時,可以更快速的應對。

例如:在台灣,我們有應用電子圍籬的監測系統,在隔離檢疫的這14天,政府需要利用手機的資料來定位隔離者的地理位置,這對個人隱私是一個大挑戰,但是如果立法明確清楚的指出,資料只保存在這段時間使用,而且是由原始的手機電信業者收集,他們不會再傳給第三者分析,這些是平時就會使用的資訊,因為平常就有地震警訊系統及水災警訊等系統會使用定位資料,這並不是要求民眾額外提供其他數據給手機業者,這只是善用數據的一環。

將資料保留在每個人的手機裡而非上傳雲端,在政府進行調查時只產生追蹤資訊所需的一次性連結,確保不會洩漏其他私人細節,這不但解決了隱私與個資外洩的問題,更是台灣成功防疫的關鍵之一。

島嶼相當不同,我們應該要重新檢視如何利用這場大流行病來改善我們的社會創新系統,如何進一步發展?

唐鳳答:社會創新系統,需要每個人的合作,不是只有企業才能領導社會。例如:口罩地圖的演進,不是只有政府單位發行一個軟體,其實是開放原始碼,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貢獻他們想要設計的界面,所以有人用地圖的方式,有人使用語音的方式,總共開發出一百多種的界面,這背後有幾千小時的工作。此外,台灣有許多類似公投的平台,例如E-petition, Sandbox等,讓民眾參與與貢獻自己對於其他政策的想法。

瑞士是直接民主,所以平常就有公投系統,您會如何改進這樣的系統?

唐鳳答:瑞士是民主國家,也有公投制度,是非常值得讚許的。然而,台灣的民主,是依賴在每個人都有一樣的頻寬,就連最高的玉山,也有手機通訊(如果沒有的話,是我的錯),讓每個人都可以運用網路的力量,參與公開的線上討論。

不論這個人位於城市或鄉鎮,在國內或國外,只要是關心議題的人,都能一起參與,線上討論。

標高3952公尺的玉山,圖片來源: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我是一個愛好爬山的人,下次去台灣時,一定會去玉山,我知道那裡有很好的網路通訊,我們可以從登山口開始進行視訊。

唐鳳答:我跟一位紐約的工作伙伴,有一次虛擬會議時,我們套用虛擬的馬特洪峰實境,這是由直升機所收集的影像,所以非常壯觀美麗的背景。

虛擬的工具已經很發達,我們還有其他的問題,我們有不平衡的社會資源,你可以分享一下怎麼做到平權的部分,例如貧富差距。

唐鳳答:台灣的人均收入並不差,而且台灣的憲法保障人民受教育的權力、維持健康及表達意見的權力,這些是基本人權。公司要賺錢,要利潤,但是提到環保或永續時,人們常常覺得賺錢的公司跟永續環保是兩個不相干的議題,但其實他們是可以共生合作的。

例如我身上這件外套,即是用回收的材料製造的,所以當這樣的外套暢銷,也會替這間服飾公司帶來收入,這樣就會有愈來愈多的公司願意投入開發永續材質服裝及其他日常用品。

這其實可以避免社會兩極化的,避免社會變成偏左派或右派的走向。你說的這三項因子,如果可以跟企業一起合作,對社會是很好的幫助。社會創新企業,是指我們需要制定一個新的法規嗎?該如何鼓勵全民參與?

唐鳳答:現在的台灣年輕人(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這個階層),非常具有社會責任感,會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他們會有意識的選擇消費的產品。如果一個企業做了破壞環境或是地球、甚至是人們健康的事,大家會利用抵制行為讓企業知道。

所以你們是如何迫使年輕人參與社會活動的呢?

唐鳳答:我們沒有強迫他們。因為參與社會運動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人們願意自動自發的做這樣的事。例如現在有一些組織合作會,發起回收塑膠瓶,人們在用完塑膠材料時,把標籤撕掉,拿乾淨的瓶子回收,接著可以讓合作社拿去製造成洗衣精的材質,這件事在日常生活中的不斷的進行。

我知道你也永續發展目標的追隨者,請問你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概念為何?

唐鳳答:永續目標有17項,最後兩項是我特別希望努力的目標,第16項是和平、正義與健全的司法,第17項則是促進目標實現的夥伴關係,我把這兩項寫成我工作相關的職務。我們記不住那麼詳細的工作內容,所以我將它創作成一首詩,放在網路上

我們看見「萬物聯網」。願我們將智慧聯網。

When we see the Internet of things, let’s make it an Internet of beings.

我們看見「虛擬實境」。願我們將實境共享。

When we see virtual reality, let’s make it a shared reality.

我們看見「機器學習」。願我們能協力學習。

When we see machine learning, let’s make it collaborative learning.

我們看見「用戶體驗」。願我們能體驗人際。

When we see user experience, let’s make it about human experience.

我們聽到「奇點即將接近」。但願我們惦記:「眾點」就在這裡。

Whenever we hear the singularity is near, let us always remember the plurality is here.

筆者結語:隨著2021年世衛組織的年會即將接近,台灣是否能收到世衛的邀請函,將會是一個國際政治的角力,而不是人類健康為要的道德考量。台灣已經向全世界證明小國的防疫實力,世界各國能否會因為疫情而從國際政治的盤算中覺醒,仍然未知,但確定的是,台灣已經成為全球防疫的領導者角色。

訪談影片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zrbzIwjbVs

本文由Maggie Tsai 翻譯,方常均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