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疫情而回台灣的矽谷精英
抗疫成功的台灣如何提出措施,吸引願意回台創業的矽谷精英,進而對本土的企業產生影響力。

台灣政府抗疫成功,已經是世界有目共睹,台灣政府發行「金卡」措施吸引人才。美國的台裔企業家搬回台灣成立公司,對企業主與台灣員工來說,兩邊都有文化衝擊。

受訪的徐先生表示: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在台灣生活。他的父母從台灣移民到美國,徐先生在美國出生長大。接著到美國矽谷工作,成立新創公司,賣掉公司,投資其他的新創公司。有很長一段時間,這位美國人只有在探親及出差時才會到台灣。

2020年2月,他回到台灣過年,而當時正是病毒開始在中國武漢及全世界擴散的時候。

幾週之後,他覺得美國應該無法有效控制疫情,所以他帶著全家,尋找下一個安全的容身之處,曾經考慮過幾個國家,如澳洲、紐西蘭或冰島?尋找島國為躲避疫情的原因,是因為島國的邊境控制能力佳。隨後他們馬上看到台灣成功的控制病情,直到現在,他們已經在台灣生活了一年多。

台北日常,圖片拍攝:方常均

數以千計的外國人抵台

這個2千3百萬人的國家,因為疫情而死亡的人數只有十人,這樣的優勢開始吸引不少外國人。從2020年2月至今,移民到台灣的外籍專業人士已經增加了兩成,從原本3萬1千人,增加至3萬7千人。

金卡措施,就是提供外國人3年的居留證及大幅度的所得稅減免優惠。這項措施特別吸引對矽谷來的這些高科技人士,因為他們大多數具有台裔背景。其中一位是有名的網紅Steven Chen,他在2018年就搬回台灣。徐先生也很快加入這個行列,因為這讓海關移民程序簡化許多。

從二月開始,政府另外實施了一項「黑卡」措施,就是讓30位左右的科技人士享有在免租辦公室的費用,政府利用閒置的體育館空間,改裝成一個共享的辦公室。徐先生說:在這個地方,你可以跟google的首席軟體工程師一起工作,這種感覺好像回到在舊金山的灣區辦公室。

政府提出這些措施,主要目的是要吸引願意回台創業的企業及人員,進而對本土的企業產生影響力。台灣的硬體製造技術已經是世界一流,尤其在半導體晶片的製造,手機及筆電的設計也扮演著領導地位的角色,所以更需要矽谷這些科技人員,他們在軟體方面的技術,正是台灣所欠缺的,藉由他們的協助繼續幫海島邁入新科技的時代。

跟瑞士相似之處

台灣的產業結構並不健全,通常是大公司跟小型的家庭中小企業主導,很少介於兩者之間的公司。只有少數的新創公司對台灣本土市場滿意,一般來說,台灣人是謹慎小心的避險,這點與瑞士人很像。

徐先生的計畫,是建立健身房的軟體程式,簡化電腦的程序,更容易掌握健身房的會員制度、財務系統,以及有多少可利用的跑步機與腳踏車機器。

徐先生之前已跟許多台灣工程師一同工作過,這些都是高教育水準、薪水低卻勤奮工作的一群人。在工作了一年之後,他漸漸理解到文化的差異。

他說:我看起來像台灣人,但實際上卻不是,骨子裡完全是個美國人,所以我得學習一些台灣人的文化習慣。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在會議結束後,徐先生通常會問在場人士是否有問題。沒有人會問問題,看來大家都懂了。結果下一次再開會時,就是一場災難。有一個人完全誤解他的工作內容,兩個人沒有開始做他們該做的項目,而其他三人則做了完全不相干的工作內容。

這反應出台灣的教育系統與西方國家的不同,在學校裡,並不鼓勵學生提問問題,或發言,通常老師講話時,學生保持安靜。比起日本跟韓國,台灣的階級制度並不嚴重,但仍然在社會中有一點影響力。

為了要改變這種行為模式,徐先生跟他的同事讀了一本書叫做「零規則」,內容是關於Netflix如何管理其員工文化。他也開始與員工進行類似心理治療的對談方式,並告訴員工他需要的是一種批判式的意見回饋,讓員工不用害怕因為批評而被開除。

這讓徐先生有點困擾,因為他總是花很多時間在教導員工,很像心靈導師,而不是一位公司的管理者。他原本計畫在今年九月設立第一家健身房,但目前看來,完全無法如期成立。他想要告訴台灣人,在美國與歐洲,企業是怎麼成功的。

另一位同為台灣人的張先生,在30年前就前往美國矽谷就業,因為疫情而返台。並不像其他回流的台灣人,他沒有接受政府任何補助,所以不在高科技園區裡。他說:我是一位企業家,我想得到一手資料。他成立一個平台叫做「上海矽谷」,他幫助許多企業及新創公司在上海展覽。在過去10到15年期間,有愈來愈多公司開始投入資金在購買知識而非自行研發。這位張先生過去曾經幫過Volvo跟石油公司購買行內專業知識。

當張先生開始在台北推行他的行銷理念,卻得到冷淡的回應。因為大家會說「這是在台灣以外的成功經驗,並不適合台灣」。張先生說,他已經在海外太多年,也不太了解台灣的市場,所以還需要了解更多的本土文化。

他還學習到一個人際關係的重點,台灣是一個很小也很密集居住的環境,所以很多人彼此認識。在人們跟你一起工作之前,他們必需要認識你、信任你,才願意跟你一起工作。這一點跟矽谷、紐約或上海這種大城市很不同。

他看到台灣的發展潛力,很多網路創業的商機,因為台灣有很強的硬體製造。結合硬體跟軟體的實力,就是台灣未來的市場。當然政府也早就了解這一點,所以開始發展「亞洲矽谷」這樣的計畫。

台灣人被海盜心態嚇到

另外一位受訪者蔣先生,是一位32歲的台灣人,在台灣就是替矽谷的公司遠端工作。他不願意透露太多,只說:台灣這些新創企業只是先預測亞馬遜上面的產品銷售量,然後保留這些產品下來,自己銷售。這樣的行為非常美國,而不像亞洲人,我們只是在投機,這是一種趁機賺取暴利的行為。

當某項產品在聖誕節之前有許多人想購買,該公司的軟體就會自動的將價格提高成兩倍價。「這讓顧客抱怨,我也覺得我們這種行為很惡劣」。蔣先生說:「在亞洲的文化是,我們不想與客人為敵,想跟顧客維持良好的關係。我的老板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美國人盡情的賺取利潤,因為聖誕節時人們需要互相送禮,所以很少人會退貨」。蔣先生正準備成立一家軟體公司,已經在測試階段。台灣與美國時差替他們帶來一些優勢,在美國的員工正要回家時,台灣的員工可以接手繼續工作,這樣讓計畫的完工時間縮短一半。

台北街頭日常,圖片拍攝:方常均

這些人是否會長期定居呢?

長時間下來,勞工與企業的問題,台灣能否利用小企業跟世界順利接軌,充滿挑戰。企業家時常抱怨著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才能申請成立公司跟帳號,另外,政府雖然打著英文化的口號,但網站卻常常出現過於簡化的內容,而繁體中文版的資料卻是滿滿的好幾頁。

所以這些矽谷人才中,有多少人會在疫情之後離開台灣?這是一個大問題。很多人有家庭跟小孩,也傾向讓孩子就讀美國的學校。張先生自己在未來雖然台北有一個據點,但還是會回到上海與美國。

相反的,徐先生已經下定決心要定居台灣,把舊金山的房子賣掉了。像其他西方人一樣,他很珍惜台灣這種短程通勤的便利,還有優良且平價的健保系統跟友善的人們。雖然台灣在國際上被中國壓迫,外交上被邊緣化,但是台灣達到一個國家該有的水準。徐先生說:我以台灣為榮。新創公司是屬於以小搏大的一方,所以我喜歡的是,台灣也是處於這樣的位置。

全文來源:https://www.nzz.ch/technologie/corona-erfolg-lockt-silicon-valley-unternehmer-nach-taiwan-ld.1609266?fbclid=IwAR2N0cFD4MDTf5VncWYoUerOwr7zg2LLigD9HoUfBxQqtvoYbxDDIjayyX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