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防疫如同電影科幻情節般的夢幻,冰冷又極端。而瑞士,則保留了舒適度。
台灣人面對防疫採取冰冷與講究效率的隔離方式,不是歐洲人可以想像的。瑞士德語大報Tagesanzeiger專欄作家Miklós Gimes提出了他的觀察心得。

現在,電影院又開始營業了。人們不得不學習一點,當看著螢幕上的那些沒有戴口罩的人接吻時,不要再感到害怕。人的適應能力很快,快到令人驚訝。這種無意識的調整,很像是在足球場觀看比賽的反射動作,當進球後,你會看著記分板,等待螢幕上不斷的重播著慢動作的進球動作,因為你已經習慣電視轉播的方式。最特別的是,新環境對我們的影響,可以如此迅速。

瑞士距離零確診的路仍然漫長,圖片來自:方常均

我的觀察是,人們在打完疫苗之後是如何重生的,八十歲長者開始可以自由行動,且熱愛生活。

人們顯然擅長適應新的環境。最近,一位瑞士建築師在入境台灣時,他的檢測呈現陽性,所以被帶到空曠的負壓隔離病房四個星期,除了衣服和手機,他的所有物品都暫時被隔開,在入境時,他是健康的,但是他需要安裝台灣的手機SIM卡,以確定他的行蹤是可以被追踨的。

歐洲是什麼樣的地方

這樣冰冷且講究絕對效率的隔離方式,不是歐洲人可以想像的。歐洲人有不同的文化,也不會跟科幻電影場景一樣。歐洲人喜歡舒適,以一種溫慢的姿態組成的生活方式,也喜歡抱怨。對歐洲人來說,每個人對自由需求都有優先權,這造成了歐洲的疫情現況。

台灣與瑞士同為小國,採取不同的防疫態度與方式。圖片來自筆者

台灣有抵抗病毒的經驗,所以選擇嚴謹的態度面對,台灣人仍然可以繼續在沒有被封鎖的狀況下生活。也許我們還得再承受幾波嚴重的疫情,直到我們精神上完全意識到不能再如此下去了。其他歐洲國家都採取了比瑞士更嚴格的措施,但我們仍在然瑞士的風格中摸索前進,也就是:不動搖、民粹、舒適愉快。

總之,這疫情終有結束的一天,我更擔心的是之後的發展,我們如何在舒適幸福中掌握21世紀剩下來的這80年。

原文出處:https://www.tagesanzeiger.ch/die-mentale-traegheit-der-schweiz-154175698141?

One thought on “台灣的防疫如同電影科幻情節般的夢幻,冰冷又極端。而瑞士,則保留了舒適度。

  1. 其實這種事沒什麼好比的。

    從疫情一開始就知道,因為沒有國際社會裡的正式名份,台灣會是屬於最後拿到疫苗的那一群。如果台灣疫情不可收拾,想要疫苗的話就得去找中國商量,接受中國的要脅與交換條件。

    處境既然不同,面對的態度自然就有所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