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未來走勢-瞬間殞落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倪匡曾經在「追龍」這部小說中寫到:一座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經濟上有著重要地位的城市,只要讓這個城市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而今,香港正面臨這樣的困境,已失去光環的香港,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倪匡曾經在「追龍」這部小說中寫到:一座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經濟上有著重要地位的城市,只要讓這個城市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而今,香港正面臨這樣的困境,已失去光環的香港,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美國政府大力施壓北京,對香港採取制裁。瑞士的銀行不是撤離,就是直接搬到中國的內地。

瑞士的銀行在香港已經無法像往日一樣安然自在,根據「金融時報」報導,隨著美國拜登上任之後,對中國的壓力與日俱增,而北京政府開始對香港實施的控制卻不減。

位於蘇黎世的UBS銀行,拍攝;方常均

已有四成的美國公司撤離香港

華爾街早已聽聞這些消息,所以紛紛對在香港的美商提出警告,因為北京政府可能開始肆無忌憚地對這些公司進行資料審查。還有,許多在美、中兩國設有分部的跨國企業都將遭其毒手。其中最為人熟知的中國新規定,就是對這些外國公司採取關稅相關的制裁行動。

位於在香港的美國貿易部門在今年5月做了一個民調,大概有四成的美國人正在或是計畫離開香港。雖然瑞士的公司尚未有清楚的表示,但瑞中的貿易辦事處說,他們目前為止沒有這樣的數據調查,未來也沒有打算做這樣的事。

瑞士銀行進退兩難

位於蘇黎世的瑞士信貸銀行照片,拍攝:方常均

瑞士許多銀行,分別在香港、中國內地及美國都有分部,他們完全不想對香港的局勢做出任何評論。銀行分析師說,不是只有瑞士銀行有這種困境,所有外商公司都面臨這種進退兩難的狀況。

在蘇黎世一家資產管理銀行,在香港也有設立據點,表示他們只提供一般公司的交易服務,及一些政治上不敏感的客戶提供服務,所以對未來充滿信心。

跨國公司悄悄搬到新加坡

自從2020年初開始,外商銀行開始把客戶做政治上的分類,目的是為了要分辨客戶是中國人或是香港人,因為有一些客戶會被美國認定是制裁對象。

第二步就是,銀行開始利用幾個月的時間把重要的業務轉移到亞洲的其他據點,例如新加坡。另外,日本政府也積極提供外派公司及人員非常優渥的條件,希望可以吸引這些銀行跟人員至東京,新加坡因其華語背景,對一些華語族群來說,比東京更有優勢。

對外派人員來說,重要的是,這樣可以逃離中共對香港新實施的安全法規,才不用擔心因為政府的朝令夕改而惹禍上身。

搬入中國內地以節省成本

對許多銀行來說,搬到新加坡並無實質意義,因為其主要生意還是以中國為主,所以與其搬到新加坡,不如搬到深圳或上海。這些銀行主要的客戶是中國的超級富豪或是這些發大財的公司。現在的中國已經被視為是世界上經濟成長最強的遠東帝國。

瑞士的兩大銀行也是這樣的策略,也為了這個地區立了新的定義,UBS執行長在今年春天說,中國在未來的業務發展就跟美國同樣重要。而瑞士信貸執行長也說,該公司已決定要把資料用在中國境內的業務擴張上。在未來三年內,將增加兩倍的工作人員,瑞士信貸希望能完全接手在中國的證券業務及企業合併的業務。

同時,美國大型的金融機構,如摩根大通與高盛,也在中國擴展他們的業務。

北京不再需要香港

如果把主要的經濟活動及銀行業務都移到中國內地,那香港在過去的金融中心地位,跟它擔任西方世界與中國連結的橋樑角色,將不再重要。知名的「彭博社」文章提到,北京將不再像1980年代那樣需要香港了,這個曾經被喻為「東方之珠」的繁華金融城市,瞬間殞落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然而,香港繼續努力購買「瑞士製造」的手錶,這當然是瑞士鐘錶業樂於見到的情況。去年瑞士鐘錶的出口業務統計量,香港排名第三,僅次於美國與中國。鐘錶業協會理事長表示:雖然香港目前的情況令人擔心,但是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結語:香港從1997年政權交接以來,才24年,一直是發大財的香港,在實施一國兩制後的下場,就是慢慢失去它的城市特色,而國安法的施行,更讓人不敢在香港居住,甚至轉機,全世界都見證了這場東方之珠殞落的悲劇。

參照德文原文出處:https://www.landbote.ch/aus-hongkong-wird-eine-gewoehnliche-chinesische-stadt-37076593739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