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銀行如何舔共
瑞士德語媒體每日報下了一個非常直白的標題,”Kuschen » 的德文意思為順從且屈服的趴下,言下之意,就是指瑞士銀行對於中國政府非常順從,並開始針對中國的黑名單人物進行懲處。

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向媒體抱怨,他的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帳戶被解約了。這只是一開始試水溫的策略,因為中國政府接下來可能準備要對所有的外國企業拉緊發條,開始施展政治作用力。

艾未未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了一篇文章,文字充滿著憤怒與不滿,他指出瑞士銀行因為相信北京政府對他的司法判決,而與他解約了銀行帳戶。瑞士信貸對所有有犯罪記錄的客戶都這麼做,而艾未未就是其中一位。

根據艾未未的聲明,他從末有任何正式的犯罪紀錄,而銀行拒絕對這件事發表任何回應。

弔詭的是,銀行結束的帳戶,其實不是艾未未的個人帳戶,而是他的瑞士基金會帳戶,這個基金會在六年前設立於琉森,而他是基金會的總裁。基金會的宗旨是在提倡表演的自由,所有相關的演出,包括設計、建立、支援及提倡相關的工作坊及計畫。

顯而易見的是這樣的行業與銀行之間的關係很微妙,因為銀行看準的是中國這塊肥美的市場,且有野心的著手吃下中國市場。該銀行正計畫在未來三年內在中國增加三倍的員工。

同時,瑞士信貸也計畫把所有相關的產險及資產市場拿下,而且已經在一年內擁有大部分的股份。

瑞士信貸銀行分部遍佈瑞士

在董事會裡具有一些影響力強大的中國人

李山這位中國人,是銀行裡擴展中國版圖很重要的一位人物。他已經在瑞士信貸工作兩年。巴塞爾大學的中國專家, Weber教授指出:其他瑞士公司,如雀巢,UBS,瑞士再保險等公司,同樣也都在董事會裡聘請具有中國共產黨員身份的中國人。

瑞士信貸聘請李山,是因為他的背景特殊。他在財經產業裡晉升得很快,代表他跟中國有良好的關係,而李山也是共產黨裡最重要一位諮詢委員。

李山在年度股東大會裡毫髮無傷的度過,僅管同屬委員會的其他人受到Archegos危機事件而被懲罰,他仍然可以繼續持有瑞士信貸的股權。而且,從來沒有任何人敢批評他支持的黨在香港怎麼抹滅人權這件事。

Weber教授語重心長的表示:與中國不同的是,瑞士的企業通常認為參與政治活動是一種個人的意願,而且不會干涉員工這樣的自由。但是在面對的是中國共產黨,這樣的態度是可能成為致命傷。企業只在乎聘請有影響的人,可以替他們開拓中國市場就好,但是完全低估背後的風險及代價。

「中國共產黨的目標,就是不斷的滲透。到後來,整間公司變得完全無法獨立,這才是企業應該擔心的困境。」

在中國有設分部的瑞士公司都會面對一個令人不太舒服的問題:共產黨會於公於私的干涉所有的事務。大家很快就會面臨一種情況是,當有個人利益衝突時,怎麼選邊站?例如,在美中衝突中,公司要如何保住其中一個市場?

最近中國政府更是快速通過幾項針對境外行為的法律,這意味著,在中國境外的行為,也能被列為違法的證據。這些包括之前香港國安法,及反制裁法,這些法律使瑞士企業在中國做生意時,需要更微妙的處理技巧。

過去的聲明都是風險

即使一個在過去不起眼的聲明,只要現在的中國政府不喜歡,都可能立即生效而進一步封殺企業。最近一家瑞士的企業,愛彼(Audemars Piguet)手錶公司就在此跌了一跤。該公司的總裁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於2018年在一個公開的場合讚賞台灣是一個高科技的現代化國家。該公司旗下的中國代言人鹿晗(Lu Han),在此事被網友翻出來之後,馬上公開切斷與公司的合作關係。

對鹿晗這樣的中國明星而言,他也當卡地亞跟Gucci的代言人,這些都曾經違反一中原則。瑞士手錶公司隨後在中國社交媒體發表道歉聲明,為時已晚且無濟於事,聲明中指出「我們對於過去的錯誤聲明深感抱歉,我們公司嚴格遵守一中原則,也堅持維護中國的國家主體完整性。」

瑞士企業在中國應該能感受到山雨欲來的氣氛,多年前的各種言論隨時都能拿來變成現今的違法證據,企業若為了市場選擇一忍再忍,只怕到時交出整片江山,也不一定能存活。如同台灣網路上現在熱門的流行語,遲早都會辱華。

德文新聞來源:https://www.tagesanzeiger.ch/wie-schweizer-firmen-vor-china-kuschen-77661056717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