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投書瑞媒NZZ: 美國全心關注中國使其面臨其他安全上困境

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俄羅斯軍隊不斷逼近烏克蘭邊境,而伊朗在核武問題上並不想讓步,這幾件事都顯示出目前他們正在趁虛而入,世界強國現在的弱點,就是無法再隨時隨地展現軍事力量。

在冷戰期間,歐洲是美國最重要的戰略重點,而東亞則是一個次要的角色,雖然美國當時正如火如荼的在韓國及越南打戰,也保障了日本、南韓跟台灣的安全。

隨著美國跟中國與日俱增的冷戰,美國的戰略重點已經轉移,今日的美國安全戰略威脅主要來自中國,東亞已經取代歐洲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緣政治角力戰場。很明顯的,這就是美國轉移安全戰略優先順序的後果。

美國海軍,來源:US NAVY Facebook

【拒絕與威脅】

美國的對手正在利用美國轉移重心在中國上面,測試美國的決心。特別是伊朗,美國總統川普在2018年退出了一份2015年「伊朗核子協議」的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伊朗對這份協議的談判採取強硬的立場,目前似乎像在打賭:在美國準備對戰中國人民解放軍之時,美國總統拜登不想再捲入中東地區的新戰爭。

隨著美國向歐洲盟友表態將歐洲的優先順序放在次要等級,歐洲不得不以行動來支持崇高的言論。俄羅斯總統普丁目前對烏克蘭的軍事威脅也是基於這樣的考量,他深信現在的俄羅斯更有餘裕可恢復其對鄰近國的影響力,因為美國也無法再分心對付中國以外的國家。

伊朗跟俄羅斯最近的行動一再說明了美國的戰略困境,因專注在結束與中國的冷戰,美國必需保持戰略上的紀律及避免其他次級衝突造成軍事上的分心,拜登在2021年突然從阿富汗撤軍的失敗,被視為是在這方面的承諾。

【沒有安全保障的中東】

美國與伊朗、俄羅斯的爭端將如何發展,仍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美國遲早也會在其他地方受到類似的挑戰。一些地區上的大國開始想霸凌附近的弱國,而且這些大國相信美國因為要專注對付東亞的戰事,以軍事干預其他地區的可能性將大幅降低。

不可誨言的,美國對中國的關注力道將會對其他地區帶來不同的後果,對拉丁美洲跟非洲而言,其安全的影響較中東地區小的多。在拉丁美洲及非洲地區,美國未來的政策會全面放在與中國進行經濟、技術、外交上的競爭,輸家則會是那些中國沒有太大興趣或是沒有影響力的國家。美國轉向東亞的戰略,對安全最有影響是中東地區,這地區長期依賴美國維護區域安全。美國這種國際警察的作用,將可能因為它專注對付中國而慢慢被減弱。雖然美國繼續提供武器跟援助給盟友跟伙伴,但整個中東地區將不再有美國作為保障安全的承諾。

【不再揮霍資源】

美國無法避免地一定會因為把焦點放在中國身上,因而失去對其他地區的地緣影響力。這些一直以來都能從美國慷慨的行動中獲利的國家,將會大幅度降低其對美國的依賴。

但是,削減美國的全球影響力,不管對美國還是對全世界而言,其實也能帶來一些顯著的好處。戰略紀律將使美國更難發動不必要的戰爭,在冷戰後的大部分時間裡,美國單方面弊端是美國不顧一切的使用軍事力量。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所的數據,在冷戰結束的這三十年裡,美國每年都在境外動用事事武力。特別是,在阿富汗跟伊拉克這兩場重大的戰爭,美國不僅犧牲了寶貴的生命,也浪費了珍貴的資源。

在其他地方,這些曾經期望美國能保護他們或支持他們的國家,將因為美國的新戰略重點而被迫自立自強。中東的一些國家開始試圖重建他們彼此的關係,以維持和平,也為美國的撤離做準備。在海灣區的國家和以色列,在這幾年的關係大大的改善了。

【歐洲呢】

在歐洲,戰略自主權向來是一個虛而不實的字眼。由於美國已向歐洲的盟國表明歐洲地區的戰略位置屬次要的順位,所以歐洲不得不開始採取行動。

美國前國務卿-Madeleine Albright-曾經說:美國是世界上不可缺少的國家。這個論述,在冷戰後的這段期間大部分是正確的。但是在美中冷戰開始以來,美國可能變成東亞地區不可缺少的大國,但在其他地區可能就不是如此。隨著新的事件不斷推演發展,世界上其他地區也別無選擇,也只能適應新局勢。而這可能會帶來更多軍事衝突,也可能帶來更和平的局面。

德文新聞原文: https://www.nzz.ch/meinung/die-feinde-werden-maechtiger-amerikas-strategisches-dilemma-ld.166345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