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每日報:四小時內募到十萬法郎,拯救了森林托兒所
蘇黎世市區的怪獸托兒所申請破產,這對許多家長來說是一大衝擊,所以家長們在開學前及時出手拯救了這間森林托兒所。

故事背景:瑞士社會相對其他西歐國家保守,四歲以下的托兒所並不普遍,名額不足,而且收費昂貴,無補助的全額托育平均一天的托兒費用是130瑞士法郎,約合台幣3900元,每月以托育日數來計算費用。高額的開支使得許多母親在結婚生子後無法全職重返職場,全職母親約三成多,多數母親為家庭主婦,或調降工作時數兼職工作,意即每週上班三天,上班一天半。因此薪水照比例縮水,更導致婦女的退休存款金額短少,自願或被迫慢慢退出全職工作。同時也使得自行照顧幼小孩子的社會風氣盛,造成托育不論是公托或私托名額都不足的現象。

蘇黎世市區有一個名叫Troll 的民間協會,以下稱為怪獸托兒所,此協會是森林托兒所,就是四歲以下的孩子可以去的日間托兒。從2000年創立以來,這個協會一直都有兩位托兒所老師在照顧孩子,他們的托兒地點就是蘇黎世市區有名的蘇黎世山或烏特利山。

這個協會在七月中通知將近80位的家長,他們無法再發出25位職員的薪水,宣布破產。這對許多家長來說是一大衝擊,所以有家長在開學前及時出手拯救了這間森林托兒所。

註:有興趣了解什麼叫做森林托兒所的,可以看這個影片 https://youtu.be/hnqw54vcoo4

在森林裡午睡的小小孩,圖片來源:翻攝自Tagesanzeiger 報紙

安東尼(Philipp Antoni)有兩個孩子,是認同森林教育理念家長,他說:事實就是我的孩子在森林這裡成長,有助於他們的成長發育。他與其他三十位家長總共分成六組工作人員,開始討論各種議題:如何讓托兒所老師繼續聘僱下去?如何讓蘇黎世市政府繼續補助托兒所?如何募款?

不彈性的運作方式造成破產

在破產前,怪獸托兒所長期已經累積了15萬法郎的債務。Moritz Güttinger從2019年開始,擔任協會的主席,由他解釋了三個造成破產的原因。

第一,是因為疫情造成一個極大的收入缺口,及額外的支出。當員工需要隔離時需要很快找到替代人手,等於支出雙倍薪水。第二,協會有很多行程程序上的問題,數位化是一個挑戰,這也是導致會計系統一團亂的原因。第三,協會的運作方式完全不彈性。一開始的制度是,每個孩子的父母都是協會的會員,他們可以提出意見。這代表組織很難做出任何改變。例如,每當托兒費用要漲價時,就會有父母反對,意見不一。

募資,尋求大眾協助

對安東尼跟其他家長來說,最大的困難還是找到場地及經費。因為在森林的時間會到下午兩點,然後孩子們繼續到六點的這段期間,需要找到一個室內場所。目前沒有找到任何地方是市政府核可的,基本的要求是,需要有兩個可以把想休息的小孩跟玩樂的孩子分開的房間。

為了要找到這個場所,公司開始雲端募款,安東尼希望在十月之前能募到六萬法郎。他們設定一個很短的時間,希望可以快速跨越這個障礙,也樂見任何協助,於是線上募資希望尋到有心人。

募資成功,成為穩定營運公司

線上幾個小時內,這些父母募到了十萬法郎。於是家長決定把這個協會變身公司,克服了許多挑戰,包括層層的人事關卡、行政程序。安東尼已經有成立幾間新創公司的經驗,但這是他募款達標最快的經驗。

本週一開始,這個怪獸森林托兒所將變成一間「非營利股份有限公司,而且是登記註冊的公司」。這裡有很多義工爸媽,他們無償的貢獻,幫助極大。安東尼現在是這間有限公司的股東會主席。過去這幾週,這些父母們利用晚上打電話、開會,無數的努力,一同拯救了森林怪獸托兒所。

現在,怪獸托兒所的運作將不再依賴義工家長,而是用正式的公司運作方式來營運。所以這需要兩位全職的工作人員,一位負責行政工作,一位負責兒童管理。

這些孩子們,早就暑假最後一週的週五就開始在托兒所玩耍,也發覺森林托兒所有一點改變。不管如何,他們開心在森林裡泥濘的地上玩樂,他們的父母也對這間托兒所能被拯救起來而感到開心。

德文新聞出處:https://www.tagesanzeiger.ch/und-dann-sammelten-sie-innert-vier-stunden-100000-franken-80323510199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