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媒報導:瑞士應該在台海危機中保持多一點中立

瑞士媒體以全版的報紙版面報導瑞士在台海危機中應該保持多一點中立,台灣的外交部長吳釗燮接受媒體專訪時說:「烏克蘭成功抵抗並防禦,讓台灣得到很多啟示。」在面對中國的威脅時,瑞士的聯邦政府若能跟北京政府保持距離會更好。以下為媒體與吳部長的問答。

在疫情之下,中國內政有很多嚴重的問題要處理。這對台灣來說,是好事嗎?

我無法確定,我們是不是要很樂觀面對這個問題。有很多人在台灣與中國之間旅行,包括學生、商人及配偶等。這些人直接受到中國疫情的衝擊。當疫情爆發時,中國的經濟疲弱,也對台灣產生經濟上的影響。這是中國已經在銀行界跟房地產市場上面出現後,額外又加上的經濟層面。疫情的封鎖政策造成大規模的抗議行動。總結來看,你可以很確定的是,中國現在處於一個社會動盪不安的情況。

這對台灣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你或許會想,中國必需面對他們自身這麼多問題,這樣台灣應該可以免於承受中國的壓力。但是對一個極權政府來說,思考的出發點是不同的。其中一個方向是如何把內部的問題壓力導向其他地方。最簡單的方式之一,就是製造一個外部的危機。理所當然,離中國最近的就是台灣。因為他們很可能視台灣為壓力出口,所以我們應對這個政權很有顧忌。

所以中國武力犯台的機率愈來愈高嗎?

我不想回答機率的問題。但是中國近年來,對台灣不斷製造軍事上的威脅。中國空軍今年已經侵入台灣防禦領空超過三千次。在2020年,是380次。中國也不斷的舉行軍事演習,讓我們的處境愈來愈危險。而且,中國不是只在軍事上威脅我們。

其他方面,他們怎麼做?

用各種經濟上的手段。例如,中國會突然禁止台灣出口任何產品到中國,包括啤酒、酒精及海鮮產品。更甚者是,不斷的網路攻擊,我們的外交部官網在八月時曾經被到許多攻擊導致必需暫停網站。中國政權繼續散佈各種不實的謠言及破壞台灣的民主。北京政府威脅其他國家,如果他們跟台灣有任何關聯,就會遭到嚴重後果。

針對這些事,您有什麼結論呢?

中國在準備可能的武力犯台,我們必需隨時做好準備。我們的策略是,需要自己有能力且可以及時的應付狀況。為了做好準備,我們不斷為了任何可能的功擊做準備。例如,我們跟世界其他國家共同結盟,同時,我們也加強國防及軍隊重整,在必要的時候,我們必需要抵禦入侵,保衛自己的國家。

這個政權不斷的說台灣要回歸中國,跟中國統一。是否有任何歷史上及理想上的理由,或是其他的理由?

中國共產黨的人民大會上,習近平報告工作書中說,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當然,這是一種謀策的說法。台灣是中國需要面對的第一個島鏈國家。如果中國想要在太平洋上擴張勢力,就必需控制台灣。但中國的野心當然不只於此,台灣同時也是高科技的生產中心。我們在晶片上是領導者的角色。中國覬覦台灣的晶片生產,並且想要利用攻台而拿下晶片生產。但是,最重要的理由還是,台灣是唯一一個說中文且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

這意味著什麼呢?

共產黨向來採取極權方式來統治中國,而現在更變本加厲。反觀台灣,是一個如此活躍的民主政權。人民是自由的,可以民主的表達各種權利,人權是受到保障的。中國政府跟人民必定不斷的出現疑問:我們跟台灣都有一樣的文化傳承,為什麼台灣人這麼自由,人權也受到保障,我們在這裡卻做不到?中國政權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最簡單的回答方式,就是消滅民主的台灣。跟北京政權消滅香港民主一樣的手段。

中國剛公布了一系列的「台獨份子」清單,您也在清單上,您是否夢想著台灣獨立?

我看起來像是一個不可教化的「分離主義份子」嗎?(哈哈大笑)許多台灣人看這件事都是一笑置之。台灣過去有許多為了獨立而奮戰的前輩們,而他們更值得這個稱號。身為外交部長,我支持的政策是維持現況。

什麼是維持現況?

台灣在過去的歷史上從來沒有被中國統治過。中國對台灣沒有任何的法理上的依據。我們有一個民主政府及投票制度,有軍隊保護我們的國家,有自己的貨幣,所以現況就是,兩個國家是獨立的,台灣與中國互不隸屬。我們的政府想要維持這樣的狀況,這個狀況過去六十幾年來都沒改變過,而這就是現況。

未來呢?

很難說,未來的人們是否想要維持現況。或許有一天台灣會跟中國統一、或是完全獨立,或是有第三個選項。身為一個外交部長,我只能討論現在及現場。未來的決定,要由台灣人民自己做決定。

台灣是否有能力抵抗中國的入侵?

聖經上有一個很有名的故事,是大衛戰勝歌利亞,現在有一個烏克蘭的故事。在這兩個故事中都告訴我們,入侵者才是那個失敗的一方。大衛贏了,烏克蘭還在持續跟俄羅斯奮戰中,而俄羅斯是全世界前三大軍事力量之一。但是,軍事強大不是唯一的關鍵。真正的決定因子,是策略及軍心。我們台灣人,有堅定的決心,要保護我們的國家。我們要保護我們的民主生活,沒有人可以奪走我們的自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嚴肅的加強國防上的訓練。

這在實務上意味著什麼?

我們正在加強「不對稱戰爭」的準備。我們必需分散軍事上的武力,以及對付恐怖攻擊的準備。我們正在加強我們的後備戰力及強度。我們跟美國購買更多的國防設備,雖然還有很多還沒抵達的裝備,但是這些裝備即將抵達台灣。我們也在台灣本土生產軍備,這些都是抵抗的必需品。我們不是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中國隨時都想武力犯台。如果台灣真的完全沒有防禦能力,那麼他們早就啟動攻擊了。

台灣在緊急時不是完全依賴美國的軍事協助嗎?

台灣人,才會想要保護台灣,所以保衛國家是我們自己的責任。當然,我們需要美國及其他理念相同夥伴的支援。但是無論如何,不管美國在緊急情況下如何反應,我們都要做好保衛家園的準備。

拜登政府似乎正在強化對台灣的軍事支援。然而,美國又一邊喊著一中政策也持續採取對台模糊政策,你認為台灣針對可以在緊急情況時依賴美國嗎?

一中政策並不是什麼障礙,美國稱台灣是一個成功的民主化故事,可靠的國際夥伴,也是世界良善的力量。美國的立法官員強調他們對台灣的承諾,在台灣關係法架構下是不會動搖的。美國對台灣不只在軍事上支持,在其他國際貿易關係上也幫助台灣。同時,台灣也跟其他國家,例如澳洲密切合作。

若川普當選回到白宮您是否會害怕?

川普執政期間,其實台灣跟美國的關係改善許多。更進一步,不只是美國總統的決定影響我們,美國的經濟部長、外交部長、及國會,彷彿都在比,看誰對台灣比較友善。

所以,我們佔有一席之地,但是我們不干涉美國內部政治。

對台灣來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顯示什麼重大意義?

當台灣人民看到戰爭殘酷無情及殺害生命的樣子,台灣人有很強烈的反應而且想要幫助烏克蘭。如果普丁可以發動戰爭,那麼中國也可以。我們加入制裁俄羅斯的行列,而且也對烏克蘭提供大規模的協助,包括醫療藥品、重建學校及醫院等。我們如此近距離的看到烏克蘭戰爭,也試著從中學到教訓。

什麼樣的教訓?

烏克蘭正在捍衛家園及民主自由,這對我們有很大的啟示作用。再者,我們也學到怎麼進行不對稱作戰,然而,如果沒有強大的其他國際協助,是做不到的。甚至離烏克蘭很遠的日本跟澳洲,都提供烏克蘭協助,我們看到的是,這是當你面對像中國這種獨裁政權時,所需要的協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跟國際社會成為朋友的原因。很幸運的,我們跟國際上民主國家在這幾年在關係上有非常大的進步,甚至在烏克蘭戰爭開始之後。在世界20經濟大國會議或是歐盟都提出拒絕改變兩岸現況,這就是強烈支持台灣的一種表現。

瑞士也是一個民主體制的國家。它從1950年開始承認中國,從那時開始遵守一中政策,而且不認為台灣是獨立的政權,而視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這是您為什麼視瑞士為反對者的原因嗎?

每個國家都有它的政策,我們可以了解這種限制時常出現在面對台灣的外交關係上。但同時,台灣是一個經濟強勢且民主活躍的的體制。我們希望瑞士政府能認可這樣的努力,並且在實際的外交上做一些事。其他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捷克、波蘭、斯洛伐克,都有他們自己的一中政策。我們跟這些國家都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是我們都有很好的交流,他們甚至也參與台灣的安全會議討論。

所以,瑞士跟台灣的關係能再好一點嗎?

當然,這是肯定的。我們希望跟瑞士的關係可以再好一點,而我們也在努力中。雖然雙方沒有外交關係,但我們在瑞士有一個代表處,這個辦公室的工作,就等同是台灣派出的大使,派出的大使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工作。

怎麼做?

請告訴你們的政府,讓台灣的外交部長來訪。我可以參訪布拉提斯拉瓦、哥本哈根、布魯塞爾。所以我不認為有什麼理由無法訪問瑞士,這是因為你們對一中政策有不同的解讀方式。

雙方怎麼合作呢?

台灣應該是世界上遭逢實際與虛擬資訊戰攻擊的首要目標。我知道其他歐洲國家,包括瑞士也正在面對這樣假訊息及資訊戰的挑戰,這會是很好的起點,台灣可以跟瑞士互相學習。我知道瑞士是中立國,但是如果瑞士能選擇不站在中國那一方,會更顯得中立一點。到最後,中國獨裁政權對其他國家都是威脅。跟這種獨裁政權站在一起,對你們的國家來說,可能不是最好的政策。

近來,瑞士開始有資訊安全聯邦辦公室,這是國防部門的一環。有可能在這方面有什麼合作嗎?

當然,台灣很樂意參與。我們有許多資訊戰跟假訊息的專家。我們的數位發展部長唐鳳,也是在各國深受歡迎,她也常常受邀演講,尤其是日本,這會是很好的合作起點。

你期望瑞士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生衝突時,瑞士扮演什麼角色?

台灣跟瑞士一樣,有共同的價值,珍惜民主、自由、人權與法律。台灣跟瑞士有很多經貿合作關係。台灣人也是瑞士觀光的客群目標。我們希望瑞士政府能在台灣危難時刻支援台灣,不只台灣,整個印太地區都是。

在哪一方面?

中國不只對台灣軍事施壓,日本也對中國在南海及東南海的軍事擴張感到顧慮。中國試著在太平洋上擴張影響力,跟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合作協議,這正是澳洲的門口。北京政府採取的是珍珠串連式的政策。習近平的中東之旅顯示出中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在拉丁美洲國家,許多國家的左派政權都紛紛失利,中國的影響力也延伸到那裡。很明顯的,中國想把影響力擴及全世界,而代價就是犧牲民主體制,瑞士的民主體制也難逃其影響。

德文原文出處:https://www.tagesanzeiger.ch/die-schweiz-sollte-sich-in-der-taiwan-krise-neutraler-verhalten-57508142129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