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媒體之歲末台灣相關報導-瑞士政府說:要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

前言:瑞士聯邦政府的話必須轉譯一下,也就是:台灣必需自立自強! 中國威脅不會斷,防衛好自己,就不怕一萬!除了有能力和中國對戰的美國之外,歐洲與瑞士不會有更大強度的協助。他們知道中共攻台對自己經濟的創傷有多大,但瑞士不會主動做任何事。

德語區每日報,訪談瑞士駐聯合國安理會大使,內文節錄如下(非全文):

目前,全世界正飽受安全威脅,從二次大戰以來首次遇到這麼嚴峻的情況。如今,瑞士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成員之一,能有何作為。瑞士的大使說:瑞士必符合中立原則。

記者:從2023年1月開始,瑞士正式成員聯合國安理會的成員。您心情緊張嗎?

大使:當然,成為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對瑞士來說是一個全新的嘗試。我們必需調整腳步來面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衝突。但我並不會太絕望,因為我們做好準備了。

記者:即使在新年除夕夜被緊急臨時通知要開會,也做好準備了嗎?

大使:這就是聯合國安理會的運作方式。每當有緊急情況發生時,即使在半夜,也會馬上召開臨時會議,瑞士現在也一同參與。我們之前已經花幾個月的時間準備文件及程序。

記者:當我們觀察一下全球現在的安全局勢,瑞士在一個最尷尬的時機點加入。

大使:是的從2022年2月24日之後開始,世界已經變了樣。俄羅斯攻打烏克蘭造成全球震盪,這也一併影響聯合國安理會。戰爭造成一連串的死亡及緊張的情況。有一件值得提醒大家的是:聯合國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要管理合諧時的情況,它是為了要讓緊張的關係及問題藉由對話得以緩和。

記者:所謂的世界安全理事會,是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候成立的,為的是保證全球的安全。為的是不讓俄羅斯這一類的霸權國家變成侵略者,而且違反國際法。

大使:事實上,這是非常困難的情況。目前的霸權國家正是二戰之後這些勝利國。短期來看,無法改變這種組織架構。但是安理會是唯一的機構,所以我們必需試著達到最好的成效。

記者:上次聯合國安理會有相關的事情,你是什麼時候聽到的?

大使:在過去幾個月都聚焦在烏克蘭上面,其實安理會並不是沒有在做事,也不是無法做出相關決定。安理會一直都做出很多重要的決定,例如為非洲做出很多決定,安理會有授權去和平的活動,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南蘇丹、中非、剛果、波斯尼亞及其他國家。在這幾天,安理會呼諭要釋放緬甸的翁山蘇姬及其他的政治犯。還有,要求塔利班政權鬆綁對婦女的要求。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訊號,尤其是這些受影響的地區。

記者:在烏克蘭戰爭上,好像不可能阻止強權俄羅斯停止入侵,而俄羅斯擋下所有事情。

大使:安理會是一個政治體。總是有政治的考量,即使沒有實質影響力防止侵入烏克蘭。

記者:瑞士是否處於被強權壓迫的夾縫中?

大使:瑞士有極佳的信用,因為它可以在強權中扮演角色。在聯合國當中,它也可以扮演一種協調角色。我對瑞士很有信心,它不會被利用。我們有自己的指導原則,要符合國際法。記者問:瑞士在烏克蘭戰爭中有清楚的定位。這跟安理會中的俄羅斯要怎麼談判?大使答:當這種情況發生時,瑞士的角色就必需要選邊站。安理會試著要找到一個解決原則:五個強權國家都在安理會中投下對他們有益的票,這就是我們的起點。

記者:瑞士在安理會中有特別的責任,特別是與北韓相關的,這代表什麼意義?

大使:就像其他不是永久會員一樣,瑞士也是有一些任務。有十五個制裁的大會,而瑞士應該會是其中一個會議的主席,這個會議就是跟北韓相關的。但目前一切都尚未定案。

瑞士國家電視台晚間新聞截圖-播放台灣跨年的煙火情況

記者:塞爾維亞-科索沃衝突的雙邊緊張關係,於此同時,是否還有其他可能發生衝突的地區?  大使:目前正架在安理會脖上的刀,其實是台灣的局勢。我們正在為台灣的事做準備。我們要不斷的探問,最有可能的台海局勢升級時,安理會與瑞士要扮演什麼角色。

記者:您指的升級,是指中國攻打台灣嗎?瑞士已經決定好該怎麼應對了嗎?是否會投票要經濟制裁?大使:我們必需永遠採取一種平衡的制裁手段。瑞士會評估,是不是有違反國際法規。瑞士會採用聯合國的制裁標準。

記者:如果中國攻打台灣,這會對安理會造成極大的壓力。

大使:這種情況如果真的發生,不只會安理會有很大的壓力,對全世界來說都是。結果就是經濟上會出現大崩裂,而這個裂解的程度遠超過我們的想像,也比現在的烏克蘭戰爭更大。

記者:瑞士並不承認台灣是國際法上面的國家,所以如果中國攻打台灣,會被譴責嗎?

大使:雖然事實是瑞士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但這並不代表國際法上我們沒有義務。這樣的義務是對於每個有主權的單位都適用的,例如,在國際人道法的領域上。

記者:但是目前可以預測的是,安理會對中國並沒有任何制裁的機會。這跟對付俄羅斯的情況一樣。安理會勢必得回到常務會議上,跟要制裁的國家談。

大使:如果跟烏克蘭的狀況一樣,那就會到大會上去辯論。根據新的機制,就是列支敦斯登發展出來的原則,瑞士也是共同參與者。這是一個我們表態的場合,被制裁的國家可以解釋他們的原因,而這也是一種增加公開透明的方式。

記者:瑞士在安理會的會員工作,會是瑞士外交史上最大的任務嗎?

大使:這絕對是一個具有挑戰的轉捩點。瑞士的外交在歷史上一直面臨各種挑戰。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就是瑞士有責任與義務遵守憲法,這對全世界的安全都有貢獻。

記者:駐紐約的聯合國大使和您的工作,可否說明這兩者工作的不同?

大使:在聯合國的日內瓦辦事處,我們是釐清瑞士定位的議題。在紐約的工作夥伴則是在談判桌上應用各種技巧。我們正測試使用的電子平台,可以讓聯邦體系的所有部門都參與,這也讓我們可以在短時間內收集到所有的意見。

德文原文報導:https://www.landbote.ch/wir-muessen-uns-auf-situationen-einstellen-mit-denen-wir-noch-nie-konfrontiert-waren-92666208433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