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媒報導:學生的功課將會由機器人代筆嗎?

學校的作文功課是否可由寫字機器人代筆完成?這是人工智慧已經進入校園,老師們必需面對的全新挑戰及難題。

「與家人一起滑雪橇是冬季很酷的家庭活動,家人可以團聚在一起,也可鍛鍊體魄。瑞士有許多可以滑雪橇的地方,例如山上的雪橇專用道,可以一路從山上沿著步道滑下山,或是小山坡的雪斜坡。」以上這段話,並不是人類寫出來的,而是人工智慧的成果,他叫做Chat GPT ,已經引起全世界的震撼。這個機器人不只知道怎麼寫「用一千字左右的文字描述家庭滑雪橇」的作業,他還可以回答問題、文法動詞變位、及注意逗點符號是否正確。

這項科技帶給學校全新的挑戰,青少年的家庭作業,之前都用通訊軟體寄給老師,現在用這種作答方式讓老師們傷透腦筋,老師們無法再用抄襲軟體來偵測學生們是否有抄襲。

如果學生可以免費使用機器人寫功課,而且寫出來的內容跟真人寫的一樣,又沒有出錯,還可以客製化,這該怎麼辦?這是不是代表學生不用再寫作文功課了?也不用再交期末報告了。青少年跟兒童真的不再需要練習作文了嗎?

計算機是始祖

蘇黎世大學的派克特教授(Dominik Petko)揮揮手表示否定。他是專門研究教育及數位教學的專家,而且針對這個問題做了很多研究。他覺得毋需過度擔心人工智慧代寫功課這件事,其他教育專家也有類似的見解。

派克特教授回想五十年前計算機剛問世的時候,也是很多人擔心。「當時很多老師提出質疑,是不是代表未來不再需要學算術。時至今日,沒有人會擔心這個問題。」因為兒童還是需要學基本的加減乘除,而計算機只是幫助人們計算複雜的算數。

理由很簡單。如果連基礎的數學都不懂,是無法使用計算機的。再者,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學會在頭腦裡計算簡單的加減乘除還是比較輕鬆一點。

青出於藍,年輕一代領先老師許多

今日,這個關於寫作機器人的疑問,跟當初計算機的情況是一樣的。也就是,我們應該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還有在專業領域怎麼應用它,甚至於,如何在教室裡教會學生使用這項工具。

這才是問題複雜且關鍵的地方,視而不見,不是一種選項。教師協會表示:對於一些電腦程度很好的青少年,他們早已經開始使用這項工具,而他們使用新工具的知識常常領先老師。

在州立學校任教的德文老師Philippe Wampfler也有類似的觀察。這個聊天機器人已經在學生圈中開始流行,他也聽過自己的學生建議另一位學生可以使用聊天機器人,想辦法讓文章長度變長一點。

教師協會的老師說:新的現象是,孩子會外包回家功課。教授說:最近的研究發現,大概十五歲的孩子都花時間在上網,而不想寫功課。

機器人寫出一首詩並不困難,照片翻拍自報紙網站

數位監測

在美國的一些學校採取進入校園,禁止使用電子產品的策略。在德國,有很多人建議學校改回手寫家庭作業及考試,這樣可以防止作弊。還有一種是讓學生在鎖定的電腦或軟體上考試,這樣可以監視學校的上網的活動。蘇黎世應用科技大學,在去年有頭條新聞報導該校的措施,因為他們開始在線上考試時,採用監控的方式以了解學生的活動。

這樣的嘗試結果就是,許多網紅開始教導大家如何避免被監控,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派克特教授表示:這就是一種數位發展的競賽,不斷的用限制的方式控制,是無法打破這種循環的。唯一的解方就是教育機構必需接受這個工具。

也就是,老師們不再改學生的作業,而是陪著學生一起創作,嘗試用不用的輸入語法或句型,才能知道機器人會寫出什麼樣的答案,讓學生了解不斷修改問題之後,會得到怎樣的答案,在學期結束時,老師可以要求學生口頭報告,就算學生用人工智慧幫忙寫這樣的功課,也無法幫忙簡報時要怎麼分享使用經驗。

如果聊天機器人寫出滑雪橇這樣的作文時,電腦知道其實,這樣的一天,通常以熱巧克力或紅酒來結尾。但電腦不知道滑雪橇之後,會有一堆雪積在脖子上的經驗。派特克教授說:機器人缺少了實際的人生經驗,所以演算法只會寫出陳腔濫調及充滿刻板印象的一天。另外,程式的內容通常在幾千字以內而已,超過一定字數之後就開始亂寫了。


教授指出:「老師們也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讓學生學習,例如,讓學生用機器人寫一首詩,然後再來評論機器人寫的好不好」

德文老師說:為什麼不讓學生用寫字機器人呢?他們其實可以註明出處,然後也寫出他們問了什麼問題,還可以分析一下機器人產生什麼樣的答案。使用網路找資料及做研究,已經是每個人的生活日常。在未來,聊天機器人也可以在工作中被應用,當成是一種點子的參考,或是校稿的輔助工具。

老師們自覺能力不足

面對這個現象,關鍵的問題還是在:老師們準備好了嗎?這些教育機構的第一線人員,其實就是正面臨轉型的衝擊。而中間出現斷層,大學裡沒有充份的討論這個議題。教授也說,目前有兩個趨勢:有一種老師完全高估軟體的程度,另一種則是低估。中學教師協會的老師則說:最大的挑戰還是在於,要怎麼找出數位化的機會,還有在教室裡如何善用它來支援教學。

大型瑞士研究「中學教育的數位轉型」也提出一樣的結論,至少在高等教育及技職教育都是,有超過一萬名學生、老師、行政人員參與這項問卷,而這個研究成果就是派特克教授發表的。

核心是每個人都知道數位化的重要性,但很少人能清楚知道數位媒體在教室裡要怎麼達到教學目標。幾乎有三分之二的老師覺得自己經驗不足,而且也缺乏準備時間來教授數位媒體相關課程。大部分的校園電腦,還是用傳統的投影片方式來教學,而不是用具創意或互動式的教學。

現在小學裡開始有語言加強的機器人來支援老師們,當然,學校還是需要老師們來進行教學。特別是發展的很快速的聊天機器人,大概再過一陣子,機器人就可以寫出超過幾千字的長文了。僅管如此,以上寫的內容仍是適用的,也就是:機器人並不是無所不知。

回到滑雪橇,機器人卻也寫出一句荒唐的描述:想要享受滑雪橇的樂趣,你必需穿上溜冰鞋及帶著雪橇。

德文原文報導:https://www.landbote.ch/sind-textroboter-das-ende-des-schulaufsatzes-63994976301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